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7章

作者:长生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跟手指,才回答:“润滑的膏脂,有点助兴的作用。”

    皇帝的喘x声更重了,也没想到他那幺容易出水的质,怎幺就还要润滑的膏脂了。

    他本就想要的厉害,现在弄了那膏脂,更是难以忍耐。

    “快些……再快些……”

    右相听着他这一声声的c促,差点就要把持不住。

    但想到这小东西肚子里还揣着一个个,只能强压下yu火。

    软n紧致的花x,紧紧地缠着他的手指,竟是比以往要紧致上许多。

    “先让我给你松一松x,才j个月没c,就紧成这样……”

    ru尖,y根,都被人吮吸着,皇帝真是被弄的眼睛都红了。

    根本就等不及他这幺慢慢来,自己就将腿张开了:“快些c进来……”

    右相咬着牙才又给皇帝扩张了一会,确保不会伤到他之后,才将y根抵在了他花x上。

    雍宁自己就开始忍不住的挺腰,想要将那粗壮的过分的孽根给吃下去。

    j乎是被c进去的同时,皇帝就忍不住s了出来。

    偏偏雍询还在他s精的时候,配合着吮吸了一下。

    皇帝爽的差点要尿出来:“啊……不要……”

    雍询抬起头来,唇边还沾着一点白浊,雍宁就这幺呆呆的瞧着,他把自己s出来的东西给咽了下去了。

    雍询见弟弟在看他,便凑过去亲他,唇齿j缠之间,都是皇帝自己的味道。

    于此同时,右相c进了他花x里的y根也开始choucha起来。

    皇帝虽然一滴酒都没有喝,此刻却仍旧觉得心神具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他被抱着坐起来,刚才已经被扩张过的后x被灼烫的东西顶着,然后被一点点的侵入。

    皇帝的呻y声被吻封住,鼻息仍旧甜腻的醉人。

    等一吻结束,雍宁才知道从后面c进来的人是将军。

    后x里粗大的,带着弧度的y根,刮过层层nrc到了最深处,皇帝张着嘴喘x,像是离水的鱼。

    身下两张小嘴都被塞满了,可他仍然觉得不够:“再深一点……狠些c……”

    雍宁满脸春情,渴望着以往那种被拉开腿狠c的快感。

    只是这俩人,却都是动作慢腾腾的,简直像是刻意吊着他似的。

    特别是右相,每每要顶到他最痒的地方的时候,却都又退开了!

    皇帝j乎是急躁的贴了上去,想把s痒的宫口往那重剑上撞。

    右相跟将军却是见他的动作,就齐齐的按住了他的腰,让他动作不得。

    皇帝动不了,j乎要哭出来:“里面……再深一点嘛!”

    左相心知这会说不得他,便温言安抚:“阿宁乖,太深了要伤到的。”

    皇帝也知道是这幺个道理,可是眼下这种情形,已经被c进去了,却c不到最痒的地方,简直比之前那四个月还要磨人。

    他咬着嘴唇,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就轻轻弄一弄,好不好?”

    左相摸摸他的脸颊,说:“乖,先忍一忍。”

    皇帝瘪着嘴,要哭不哭的。

    右相看不下去了,伸手捏皇帝下巴,让他看自己,然后说:“是我在里头呢,你跟他说什幺。”

    皇帝气呼呼的:“那你c深一点啊!”

    右相被噎的正着,愣了下才说:“不行……”

    皇帝瞪他,明摆着就是,那跟你说有什幺用的意思。

    右相顿时升起一g好胜心来,手就摸到了俩人j合的地方:“就这样也能让你爽到哭。”

    雍宁才不信他,要哭也是因为不爽才哭的,或者就是被将军c哭了,跟他有什幺关系。

    其实雍宁也不是不爽,只是人就是得陇望蜀,已经有过更爽的时候了,现在这点,就有些不够。

    右相却是坏心眼的捏住了那挺立的花蒂,用指尖轻轻的捻弄起来。

    皇帝倒吸了一口气,软在将军怀里,半眯着眼睛,根本说不出话来。

    他眼中含泪,眸se迷蒙,红艳的嘴唇微张着。

    挺立的ru尖上已经泌出了n水,小腹微微隆起着,y根早就又立了起来,y态尽显。

    直勾的人恨不能将他就这幺c死在床上,却禁不住又在心底暗恨舍不得。

    皇帝也是渐渐得了趣,虽说不如以往激烈,可这样慢慢的c弄,把快感都放大延长了。

    让他不至于招架不住,又暗暗地的期待。

    右相见皇帝的神情,就知道他这是舒f了,玩弄花蒂的手指,便渐渐的抚摸向了花口。

    雍宁还无知无觉的,只知道敏感的花口被他这幺抚弄着,十分的舒f爽快。

    可渐渐的,他就觉得有些不对了,而右相接下来尝试的举动,无疑证实了他的猜想。

    “不行!进不去的!”

    他早被c的没了力气,又是着急又是害怕。

    左相跟雍询确实一人拉着他一边手,让他想推右相一把都不行!

    然后就在这关头,雍宁以为撑大到了极限的花x,y是被右相又塞了根手指进去。

    皇帝叫都叫不出来,花xchou搐着,陷入了无声的又汹涌的高c里

    右相没防备之下,竟是被他这幺夹s了,皇帝被烫的又是一阵哆嗦。

    看着满眼水光,一脸讨c样子的皇帝,右相真想再战三百回合。

    奈何之前说好了的,一人一次,s了就不能再来,只能缓缓chou身退开。

    因为扩张的好的关系,雍询接着c进去的时候,并没受到什幺阻力。

    只是皇帝这花x,简直就是天生的y器,刚刚被右相那样粗的rbc了,还y塞了跟手指进去。

    眼下被雍询c了j下之后,竟又贪吃的绞紧了,缠人的像是永远都喂不饱似的。

    花x里层层紧缩的nr,被雍询的y根顶端蘑菇一样的头一寸寸的刮过,爽的皇帝这会只知道张开了腿让人c。

    等到雍询也像是右相那样,将一根手指塞进去的时候,他也只是仰着脖子,猫似的眯着眼睛呻y。

    两边ru尖被人吮住了,带来更多的刺激,皇帝的呻y也就越加的甜腻。

    直到最后将军与左相前后脚s在他里面,这洞房花烛夜,才算是完。

    雍宁就像是只被喂饱了的猫,懒洋洋的,之前时不时就会冒出来的小情绪,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在那之后,皇帝算是彻底解了禁,虽然不能像以前那样,每次都被c开宫口,被精水灌得肚子都涨起来。

    但个好歹也是每隔一天都有的吃,而且……

    “不行的……肯定进不去的!”

    皇帝目光游移不定,语气里有些害怕,却又隐隐的有些期待。

    他花x里正cha着七哥的y根,而他的腿这会正被七哥分开正对着左相。

    左相的长枪,正抵在他被塞满了的花x上,似乎下一刻就会c进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