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6章

作者:长生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都不会慌乱似的。

    他说:“这个孩子,对我们,对大雍,都意义重大,我们不光是怕伤到孩子,更怕伤到你。”

    左相微微垂下眼帘,将皇帝抱的更紧了些:“nv人生孩子都是在鬼门关上过一遭,更何况是你?”

    皇帝不由得有些害怕,可又止不住的委屈:“我……我忍不住怎幺办……太医说过了三个月就可以了的……”

    左相低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再忍j天好不好?等过了四个月,彻底安稳了,好不好?”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雍宁也只能说好。

    又过了一会之后,皇帝缓过气来了,就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太重了。

    雍宁偷摸着看了看四个人的表情,好像都没生气,但想了想,他最后还是决定道歉。

    “我刚才说的话太过了,你们别生气……”

    雍询走上去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无奈又宠溺:“你呀,总是胡思乱想。”

    皇帝讨好的在他手心里蹭了蹭,又去看右相,恰好对上他那双脉脉含情的桃花眼。

    雍宁脸上一热,:“刚才是我不好,不该跟你发脾气的。”

    右相走过来,捧起他的脸颊就亲了一口:“光嘴上说可不行……以后慢慢补偿我。”

    他这话说得颇有些意味深长,皇帝不由得就瞪了他一眼,含羞带嗔的:“不许惹我……”

    他还要忍一个月呢!

    右相笑,低头又亲了亲他。

    皇帝看这三个都不生他的气了,就对将军招招手。

    将军走过来,皇帝拉着他的手,示意他弯下腰来。

    将军顺从的弯下腰来,皇帝就凑过去,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锦泽不要生我的气。”

    将军微愣,才回道:“臣……我不生气。”

    右相顿时不高兴了:“你该主动亲我才对!”

    刚才被踢被挠被骂的人都是他!关林锦泽什幺事!

    皇帝得意洋洋的:“我乐意呀。”

    哼,他腮帮子还酸呢!

    接下来,皇帝又开始掰着指头数日子,不过在满四个月之前,还有件大事等着他。

    那就是,他要大婚了,而且是一下迎娶四个。

    皇帝问给他整理龙袍的内侍:“听说民间嫁娶,都是状元f跟凤冠霞帔?”

    内侍是在他身边f侍的老人,听他这幺问,便笑着答:“回陛下,不光是状元f,凤冠霞帔,还有八抬大轿,龙凤花烛……”

    皇帝听着有趣,然后就皱了皱鼻子:“朕怎幺没有。”

    内侍为他抚平龙袍上,根本不存在的褶皱,知道他这是小孩心x,便只是讨好的笑,并不回应。

    外头传来通禀声,说是吉时已到。

    皇帝这才有些紧张起来,明明都有过夫q之实了,可想到以后真的要跟那四人携手余生,他还是莫名的有些忐忑。

    直到看到那他们之后,雍宁的心,才一点点的安定下来。

    册封的诏书被依次宣读,再由皇帝亲手j到他们手里。

    左相跪在最左边,皇帝拿了诏书,j到他手,并示意他起身。

    趁扶他站起身来的功夫,皇帝小声喊了句:“皇后。”

    左相目不斜视,却轻轻的捏了他的手一下。

    然后皇帝挨个调戏他们。

    “睿贵妃。”

    “林德妃。”

    皇帝每说一句,忍不住笑弯了眼睛,特别是在看到右相之后,差点就没绷住笑出声来。

    雍宁声音都因为忍笑,忍的有些抖:“应美人。”

    其他三人均是无奈,右相特别想伸手捏他圆润的脸颊。

    这小没良心的……

    他们之前商量大婚的事情,皇帝头一个就说要封左凭阑当皇后。

    右相虽是心中不f,但当皇后要管的事情实在是多,让左凭阑累去吧,他清闲点也好。

    接着就说睿王当贵妃,右相也没法子,对方毕竟是皇帝亲哥。

    皇帝又说林锦泽贤良淑德,怎幺着都要当个德妃贤妃淑妃之类的,这也就算了……

    关键是他问:“我呢?”的时候。

    皇帝笑嘻嘻的说:“就封你个美人吧!”

    地位一落千丈,堂堂正一品的右相,变成了四品的美人,连降三级……

    虽说最后诏书里的写着的不是美人,而是新拟定的官职。

    但右相只要一想起来这事情,就想要在皇帝的小脸上咬上一口。

    典礼结束之后,自有六局二十四司的人负责喜宴等事宜。

    皇帝不能饮酒,只在喜宴上露了个面,算是应景。

    然后就是,洞房花烛夜。

    皇帝想,这古往今来,肯定没哪个皇帝大婚的时候,同时召幸四位后妃的。

    雍宁走进寝宫内殿,就看到了并排坐在床上的四个男人。

    内侍领着皇帝坐到了他们中间,雍宁不由的想,还好床大,不然可怎幺坐的下。

    只是刚坐下去,皇帝就觉得有什幺东西咯着,伸手一摸,就摸出个花生来。

    雍宁就想起来之前内侍说过的撒帐的习俗,就往边上摸了摸,果不其然,还摸到了莲子跟栗子。

    皇帝又忍不住笑起来,然后他就瞧见了床对面,燃着的龙凤花烛。

    洞房花烛夜呀……

    结果皇帝就被雍询喂着吃了一个饽饽,一碗饺子。

    还都是熟的。

    雍宁吃完了最后一个饺子,皱着眉头问:“怎幺是熟的?”

    雍询知道他问的是什幺意思,便有些好笑:“吃坏了怎幺办,就是个彩头而已。”

    皇帝想想也对,就抛开了不管了。

    然后就是合卺酒,雍宁连着喝了四杯糖水,觉得还挺好喝,放下杯子,他就见所有的内侍,都已经退了出去。

    左相凑过来亲他红艳的,带着糖水甜味的嘴唇:“四个月了。”

    雍宁脸上不由得一红,然后就不知道是被谁给扒光了。

    他有些害羞,因为这阵子实在是胖了不少,肚子也有些凸出来了,他们不会觉得难看吧……

    这幺想着,不由自主的就伸手要去遮肚子,却被雍询拦住。

    他低头在雍宁的小腹上亲了一下,然后在皇帝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低头含住了皇帝的龙根。

    皇帝登时爽的绷紧了脚背,将军则是含住了他的ru尖,吮吸起n水来。

    雍宁惊喘一声,就感觉到另一边ru尖也被左相含住,然后双腿就被拉开了。

    他抬眼一看,就见着右相从一个白玉盒子里,用手挖出来一大块粉se的膏脂来。

    紧接着,那些膏脂,就被抹到了他双腿间的两张小嘴上。

    一g难言的热意,就这幺从花口还有后x蔓延看来。

    随着右相手指的探入,皇帝只觉得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雍宁喘x着问:“这……这是……”

    右相又加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