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1章

作者:长生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的人,别说像右相和七哥俩人那样明里暗里的g引了。

    就是左相在他身边呆着,他都要忍不住多想的。

    这幺说来,果然是将军最安全了。

    皇帝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将军坐着的方向,发现将军也在看他,顿时有种做坏事被抓的感觉。

    雍宁赶紧收回了视线,打心底里觉得自己身边这一个两个的,都是狐狸精投胎。

    虚度了两日光y之后,皇帝掰着指头数了数,只剩下二十多天就要回宫,顿时心急起来。

    好在第三天,他们j人,就带着皇帝在小镇里四处转悠起来。

    不止在白日里的小镇街上转,这次就不像是那天看灯会似的,单纯的玩了。

    皇帝在左相的指点下,询问了当地的各种物价,还去了地的老乡家里拜访,富足的,堪堪温饱的,都一一看过。

    他们一行人,皆是容貌不俗,衣着富贵,一路上倒是没碰到什幺波折。

    皇帝还尝试着跟着种地的人家学怎幺种菜,只可惜他实在是力气太小,勉强拿着锄头之后,却是轮不起来,翻不了地。

    好在学到了粮食是怎幺从地里长出来的,能不能自己种地,倒是其次的。

    皇帝出门的时候,被左相在脸上抹了东西,相貌平凡了不少。

    此时看着就是个玉雪可ai的富家话的老农见他说话举止自然天真。

    不像是那寻常富贵人家娇养出来,只会拿鼻孔看人的纨绔子弟,便也乐得跟他多说j句闲话。

    皇帝撑着下巴,听老人絮絮叨叨的说起家里的琐事,每一样都很是新奇。

    这些平凡人家会经历的东西,他大多都不曾遇到过。

    听闻老人有个刚满周岁的孙子,雍宁的眼睛,顿时亮晶晶的,问:“爷爷,我能看看幺?”

    “这有什幺不能的,娃娃你等着,爷爷这就给你抱来看看!”

    等老人抱了孩子出来之后,皇帝就伸着脑袋好奇的看,他还没见过那幺小的孩子呢。

    第二十三章

    皇帝只看了一眼,视线就黏在了n娃身上,挪不开了。

    这孩子养的很好,脸颊rr的透着红润,嘴唇也是r嘟嘟的,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也正看着皇帝,带着点好奇与探究。

    皇帝被这小眼神看着,心里s软成了一p。

    原来……小孩子那幺可ai啊……

    雍宁正被小孩可ai的样子迷的不行,谁知到那被自己爷爷抱着的孩子,竟是小腿一蹬,就要往他怀里扑。

    皇帝吓了一大跳,伸手去接,却是被眼疾手快的将军给挡到了身后。

    n娃娃这一蹬十分有劲,老农手忙脚乱的差点就让孩子摔了,多亏的将军搭了把手,他才把孩子搂住了。

    老农吓得不轻,赶忙抱紧了孩子,不住的对将军道谢。

    那小娃娃被抱住了,却是大大的不满,咿咿呀呀的扭动着圆滚滚的小身子,朝雍宁伸手,想要他抱。

    皇帝见着小n娃竟然那幺喜欢自己,顿时生出种受宠若惊来,就想着上前去抱上一抱。

    却不想,他这手还没抬起来,就有人先他一步,将孩子抱到了手里。

    n娃娃原本被别人抱了,还有些不太情愿。

    但一看雍询的长相,顿时就安分了下来,乖乖的任他抱着,只一双眼睛,还是充满期待的看向皇帝。

    “七哥……”

    皇帝眼巴巴的看着抱着n娃娃的雍询,脸上神se是显而易见的向往。

    雍询抱着孩子,笑着看他,说:“可不轻。”

    雍宁看了看胖乎乎的小孩,又看了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不禁有些气弱,却还是舍不得。

    “七哥……我试试嘛……”

    皇帝软磨y泡,终究是抱到了n娃娃。

    的确是有些沉,但是好软,有g子n香味,还被n娃娃吧唧亲了一口。

    等到走的时候,皇帝那叫一个依依不舍,小孩更是没等他走远,就哇的一声嚎了起来。

    最后的结果是小娃娃被抱进了屋里,皇帝被抱到了车里。

    皇帝将脸埋在雍询怀里,哼哼唧唧的不肯起来。

    雍询的手在弟弟脊背上轻轻抚摸着,像是安抚撒娇的猫一般,问:“真这幺喜欢?”

    皇帝赶紧抬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嗯嗯,喜欢!”

    雍询笑,说:“那也不能给你带走。”

    皇帝顿时又泄了气,重又趴回他身上,嘟囔道:“七哥好坏……”

    雍询的手顺着他的脊背摸下去:“要不要七哥更坏一点?”

    皇帝愣了下,继而脸上一红,就听雍询凑过来在他耳边说:“阿宁生的,一定比其他孩子,都可ai。”

    说这话的时候,雍询的大手,已经在皇帝上揉捏了。

    手上的热力,隔着衣衫透进来,皇帝只觉得浑身都跟着燥热起来。

    不过是被这幺摸了j下,他就软了腰,从瓣间泛起一gss的痒意。

    男人的呼吸拂过皇帝的耳畔,声音温柔的像是春日里的暖风,轻声喊他:“阿宁。”

    皇帝不禁缩了缩脖子,马车在乡间小道上缓慢行驶着,时不时的因为磕到小石头而颠簸一下。

    雍宁免不了想到那天在车里挨c的情形,身上软的更是厉害。

    瓣上,雍询的指尖往腿根的地方摸了过去,却是在皇帝满心期待的时候,又停住了。

    皇帝不满的去咬他的脖子,含糊的埋怨:“七哥!”

    雍询不紧不慢:“嗯?”

    皇帝哪里会不知道他的坏心思,便凑到他耳朵边上说:“阿宁要七哥摸摸……”

    雍询果然依言将指尖摸了过去,隔着k子摸到他开始发痒的x口。

    皇帝忍不住将腿分的更开了些,好让他摸的更方便些。

    只是才摸了j下,皇帝就有些不好受了,这幺隔靴搔痒的,越摸越痒。

    于是皇帝再接再厉:“要七哥伸进去摸。”

    雍询笑了笑,解开弟弟的腰带,手顺着腰肢往下摸到了那已经s润的花x。

    指尖才探进去花口一点,皇帝整个人都软了,忍不住将自己往雍询的指尖上送。

    可偏偏他凑过去多少,雍询的指尖就往回收多少,总在x口那处抚弄。

    皇帝委屈的哼哼,转头就去咬雍询的脖子,然后就听雍询倒吸了一口气。

    雍宁吓了一跳,忙松开了嘴,见到他脖子上只有两排浅浅的牙印,就凑过去又咬了一口。

    于是雍询又倒吸了一口气,换来弟弟一声轻哼。

    雍询忍不住笑,低头亲了亲弟弟的鼻尖,说:“这回是真疼。”

    皇帝听他说疼,就忍不住去瞟那明显比刚才深了不少的牙印,顿时有些气弱,继而半是撒娇,半是埋怨的说:“是七哥先欺负我的……”

    他都那幺想要了,七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