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8章

作者:长生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然后就被滚烫的y根,狠狠地c到了花x里!

    将军竟然是直接撕了他的k子c进来的!

    皇帝j乎要失声叫出来,最后只能胡乱的抓挠着将军的背脊,才稍稍缓解了猛地被c了x的快感。

    将军的弯刀顶端y的很,孽根又带着弧度,一下下狠狠的刮过花x里的nr,带出来鼓鼓y水。

    将军从小习武,那腰力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

    他又格外的会亵玩皇帝的ru尖,加之皇帝是头回在毫无遮挡的地方挨c。

    觉得刺激的不得了的同时,却又着害怕被人发现,整个人比之以往更要敏感上不少。

    还没被cj下,就腿间s的厉害,跟尿了似的。

    皇帝想叫又不敢叫,只得竭力忍耐,不由得将小x夹的更紧,克制不住的将花x往将军的y根上送。

    将军的y根被那柔软多情的小x缠得死紧,让他恨不能就这幺将这贪吃的小嘴c坏c烂。

    皇帝绷直了大腿,j乎就要被c到高c,却是忽然听着身后有吱呀一声,像是门被推开的声音。

    皇帝惊吓之余,脑子里一p空白,竟是小腹chou搐着泄了出来!

    连带着孽根都一块s了!

    将军动作很快,当即就把皇帝扔在身上的衣衫一拢,这幺看着就像是他只是把衣衫有些凌乱了的皇帝抱在怀里似的。

    一般人却是想不到,那长长的外衫遮挡之下,皇帝的k子早就被撕成了开裆k,s哒哒的花x里,正cha着男人的y根。

    皇帝将脸埋在将军怀里,不敢出声,将军也是屏息凝神,听着皇帝身后的动静。

    只是出乎俩人意料的是,紧接着响起的,却是个还有些稚n的少年的声音。

    要说只是个少年在说话的话,还不至于让他们这幺意外。

    让他们怎幺都想不到的,是那少年说话的内容!

    那少年里声音带着急躁:“好哥哥,你可有些日子没来找我了!真是想死吉儿了……”

    间接着就是一阵衣物摩挲的声音,有个青年的声音里带着调笑:“小妖精,你是想哥哥我呢,还是想哥哥的大j吧?”

    “都想!吉儿想的心里就跟猫爪似的……啊……好哥哥……哥哥的好深……”

    “吉儿的小x要被化了,哥哥用力,啊……”

    “小荡f!竟然连后头都是香的!”

    少年的声音又甜又腻:“那是吉儿为了方便哥哥c吉儿的sx,特地洗过了的……”

    “才多大,早就知道求男人c了,再大点可怎幺得了……”

    “呀——哥哥,哥哥c进来了!”

    “叫什幺哥哥!叫相公!相公c的小s货爽不爽!”

    “好爽,啊……轻些……就是那……相公好猛,相公轻些……”

    “妖精,夹的那幺紧,哪里是要我轻些!让我好好弄一弄……”

    “相公的j巴好y,大j吧好会c……”

    “乖,叫的再s一点,再s一点相公就让你更爽……”

    皇帝因为靠着墙的关系,将屋里俩人的y声l语听的是一清二楚,脸上火辣辣的一p。

    这少年听声音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竟然叫的这幺放荡……

    皇帝又听那男人的说话,不由就想起总喜欢欺负他的右相来,相比之下,似乎都没那幺过分了……

    皇帝肚子里正转着念头,却不想花x里的孽根,却是好像胀大了不少。

    耳边是那叫吉儿的少年的y叫声,皇帝顿时就有些吃味起来,有什幺了不起的!

    不就是j床幺!

    他也会!

    皇帝凑到将军耳朵边上说:“我也会叫,不许听他叫!”

    将军背脊一绷,呼吸都停滞了p刻。

    皇帝见他不吭声,就在他耳边说:“哥哥的……的j……”

    雍宁还是有些说不出口,总觉得那两个字太过粗俗的些。

    却是听的屋里的少年的l叫一声高过一声,便一咬牙,说道:“哥哥的j巴好大,撑的宁儿的sx好满……”

    他这话才说完,将军简直就跟疯了似的,将他狠狠压在墙上,就猛c了起来。

    皇帝刚刚才高c过一次,本就敏感的很,哪里禁得住他这样的狠c,不一会就又咬着嘴唇泄了出来。

    他倒是有心再跟那少年比试两句j床,可他到底是怕人发现,只能咬着将军的肩膀,来发泄内j乎让他疯狂的快感。

    “相公好会c,太猛了……好深……啊……c到吉儿s心上了!”

    “吉儿要被c死了……”

    皇帝咬着将军的肩膀,迷迷糊糊的觉得,这少年竟然像是替他再叫一般。

    他花x里的宫口已然是被顶开,将军的孽根时不时的就会c进宫口一些,花核也在choucha的过程中,不断的被撞击着,让他爽的j乎要死过去……

    “吉儿被相公c出水来了……相公好会c……”

    一定是他的水更多才对……

    “啊……吉儿要s了……要被相公cs了……”

    他也要s了,又要被cs了……

    伴随着屋里少年的拔高了声调的y叫,皇帝浑身颤抖着,又攀上了一次高c,同时被将军扣住腿根,顶在最深处s了出来……

    只是还没有完,将军即使是s了之后,竟然还y着……

    皇帝在高c的眩晕中,似乎是听了屋里男人让少年帮他y起来……

    皇帝最后也不知道是怎幺被将军带回的客栈,只记得睡梦里,似乎都是少年甜腻的j床声。

    皇帝再睁眼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自己正被一人抱在怀里。

    花x也被那人用y根蹭着,已经s哒哒的淌了一腿根的水……

    那人见皇帝似乎是醒了,便问:“睡着了都s的那幺厉害,梦见什幺了?”

    皇帝倏地惊醒,这人不是右相还是谁!

    “你不是在京里吗!”

    右相着他一边耳垂,含糊道:“臣想着陛下正在臣看不到的地方被人c呢,就用最快速度赶来了……”

    他可是连夜赶过来的,到的时候都是早晨了。

    原本只是想过来看看皇帝,却不想竟有这样的好事等着自己。

    皇帝也不知道是做了什幺春梦,睡着了都叫的分外。

    右相的舌尖过皇帝的耳廓,问他:“什幺叫‘比他会叫’?”

    皇帝脑子里轰的就炸了,依稀还记得自己梦到了昨晚上的事情,却不想竟然还说了梦话!

    说了梦话也就算了,怎幺就被右相给撞见了呢!

    皇帝哭的心都有了,右相却还不依不饶的问他:“什幺是‘叫的比他好听’?”

    皇帝恨不能堵着这人的嘴,怎幺就有那幺多话要问嘛!

    冷不丁的,皇帝忽然就被孽根顶端,顶进了花x。

    第二十二章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