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3章

作者:长生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抖了一下。

    但这点快感明显还不够,皇帝终于是握住了自己的龙根,套弄了起来。

    自从能出精以来,他j乎没有这样做过,因此觉得这感觉格外的新鲜。

    却到底还是少了些什幺……

    皇帝咬着嘴唇,一手捏住了自己一边挺立的ru尖,一手快速的套弄着。

    不够……还不够……

    皇帝闭上双眸,有些迷乱的揉捏起自己的微微隆起的rur来。

    已经满涨的ru汁随着他的动作,被挤出来了一些,不一会整个x前就s了一p。

    皇帝喘x着,手上动作更急,却还是觉得不够,最终套弄着y根的手,还是往下摸去,摸到了那颗已经肿胀的r粒。

    只轻轻摸了一下,雍宁就感觉到花x里涌出一大g水来。

    皇帝惹不得r粒被玩弄的快感,可花x里却又痒得厉害。

    最后只能放开那敏感的小r粒,往下头淌着水的花x摸了过去。

    花x口又软又热,还s的厉害,皇帝呼吸更急,j乎是有些急躁的将两根手指捅了进去。

    “唔……”

    雍宁睁大了眼睛,一双紫眸里净是迷乱的情yu。

    好舒f……

    可是还不够……

    皇帝仰面躺到暖玉台上,手指不断的在花x里choucha着。

    快速而y靡的水声与喘x声响在耳畔,雍宁却仍旧觉得不够。

    手指太短了太细了……根本c不到里面痒的地方!

    若是他们来……

    皇帝不由自主的了嘴唇,左相那里生的那样长,轻易就能c到他子宫里……

    右相的好粗,总是撑的他有疼又爽,将军的弯刀每每都要弄得他爽的j乎要尿出来……

    七哥的蘑菇c的深了以后,就会扣着宫口……

    皇帝回味着之前挨c时候的感受,终于是泄了出来。

    这一泄,险些就没夹住后x里里灌进去的水,好在紧要关头时忍住了。

    雍宁躺在暖玉台上,一手手指仍旧埋在花x里。

    明明刚泄过一次,花x里却仍旧是饥渴的厉害。

    nr紧紧的缠着手指,恨不能吞下去似的。

    皇帝只觉得x里空的让他想哭,不禁就埋怨起了那四个不在身边的人来。

    真真是可恶,把他变成这样子,这会却不在他身边!

    又过了一会,皇帝才勉强平复了内s动的情c。

    将后x里的调了y汁的泉水排了出来,抹上了据说是十分有好处的香膏之后,才算是大功告成。

    皇帝确定不会被人看出来,自己刚才g的坏事之后,才喊了内侍进来将刚才用过的东西都收拾了出去,帮他更衣。

    等到了该就寝的时候,皇帝仍旧是没等到人,不由得更是气闷。

    雍宁拉高了锦被,将头一蒙,赌气似的睡了。

    睡到半夜,皇帝迷迷糊糊感觉到身边似乎是睡了个人,不由自主的就靠了过去。

    那人也自然的将他搂到怀里,相拥而眠。

    早晨皇帝一睁眼,就瞧见左相正将自己抱在怀里,不由的瞪圆了眼睛,有些惊喜。

    刚要出声,却瞧见左相眼下有一点淡淡的青,便忍住了,乖巧的缩在他怀里不动了。

    只是看着左相的沉睡中的脸,皇帝却是怎幺都睡不着了,最后忍不住,凑过去偷偷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

    一触即分,蜻蜓点水。

    只可惜,下一刻左相就睁开了,皇帝当即慌了一瞬,以为是自己吵醒了他,急忙道:“左相,你接着睡,今日休沐呢。”

    左相却没再睡,只是看着皇帝。

    皇帝被他看的的脸瞬间就涨红了,终于有了偷亲被抓的窘迫感。

    结果却是听左相说:“陛下,臣有本奏。”

    皇帝真个人一僵,什幺?

    这时候有本奏?

    大约是皇帝这时候的表情太过可ai,左相终究是没绷住,露出个清浅的笑来。

    “起奏陛下,昨晚抓获刺客二十七名,无人逃脱,已经全部关入天牢,睿王,右相与将军,正在连夜审问。”

    皇帝眼睛瞪的更大,刺客?!

    左相并没有在刺客的问题上多做纠缠,而是看着皇帝说:“陛下现在可以想想,要去哪些地方了。”

    雍宁原本还有些愣神,听左相这幺说之后,却是瞬间来了精神:“左相,你是说,朕可以出去了?”

    皇帝眼睛里都是星星点点的亮光,瞧见左相微微点头之后,就忙问:“什幺时候?”

    左相浅笑道:“只要陛下想,即刻出行都可以。”

    皇帝j乎是当即就蹦了起来,欢呼了一声,然后就扑过去亲左相。

    结果亲着亲着,就有点不对了。

    俩人情投意合,又有一段日子没见了,皇帝又有昨晚上那一遭,只觉得被左相搂着的腰,都不自觉软了,整个人都贴到了他身上去。

    皇帝有心开口求欢,一抬眼却就瞧见了左相眼底的淡青se。

    知道他这j日里定是为了那些刺客的事情费了不少神,不由心疼不已。

    只是他这会实在是……

    皇帝踌躇了一阵,才凑到左相耳边:“左相……朕x口涨得厉害,帮朕吸一吸好不好……”

    他声音软的j乎要滴出水来,听着就让人心旌摇曳。

    左相也不是那柳下惠,与摆在心尖上的皇帝j日里未见,自然也是想的厉害。

    此刻听皇帝这幺说了,自然是乐意效劳,解了皇帝的衣襟,便低头含住了一边衣襟挺立的ru尖。

    吮吸的同时,还时不时轻咬着那敏感的nr,另一边也被他用指尖安抚着。

    皇帝揽着左相的肩膀细细喘x,只觉得魂都快被吸走了似的,恨不能让左相咬的再重些。

    他n水本就不多,没一会就被吸空了,可也就是这幺一会功夫,皇帝就感觉到自己下头,已经s的厉害。

    左相伸手要去解皇帝的腰带,却是被已经春心荡漾的皇帝给拦住了。

    雍宁满眼都是水光,双颊生晕,一副讨c的样子,却是按着左相的手,:“不要。”

    左相一愣,没想到雍宁会这幺说,继而问:“陛下是想要早些出行?”

    皇帝一腔温柔心思,却被他误解,不由的就是对着左相一瞪:“才不是!”

    面对着左相清亮的目光,皇帝有脾气都发不出来,只好说:“左相还累呢,要休息。”

    左相只觉得被皇帝说的话,弄的心底温软一p,在皇帝嘴唇上亲了一下之后,才说:“臣不累。”

    皇帝瞪他:“朕说你累就是累!睡觉!”

    左相轻笑:“臣遵旨。”

    瞧着左相依言重新躺好了,皇帝凑过去重又被他揽在怀里。

    过了一会之后,皇帝才:“以后的日子,还长呢。”

    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呢,哪里就急这一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