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二章 注:大内有太监

作者:黯然销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看完这一章,大家对王策身上的谜有什么看法?

    王策之所以进城,唯一的理由必然是段府就在城里。

    身为北衙高级官员,段府的位置很不合群。显然,不论文官武将都并不喜欢这个北衙养的疯狗。

    这个世界的文官并不像痛恨锦衣卫那么离谱,不过,人们对特务机构的反感简直就是天生。北衙因为主要对外,处境要高于南衙。

    而在北衙官僚中,段其真这条疯狗,就显然是例外。这位可是被御史控诉无数次的主。

    从王策一行人通过北武军关卡,信鸽就很快把消息送回段府。

    段其真是北衙养的疯狗,一直是凭大量见不得光也绝对不道德不正义的杀戮来升职,被认为是疯狗。可那不等于他真的毫无理智。

    所以,当段其真知晓王策此行的目的地,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仰天狂笑三声,吩咐人一路监视,坐等王策送上来找死。

    坐视死仇亲自送上门来,然后找虐,段其真甚至一时想不到比这更完美的报仇方案了。

    一路的是人监视,王策根本就跳不出手心。他狰狞道:“但管那个小杂碎踏出北镇,他的命,就是我的了!”

    等了大半天,段其真甚至觉得自己等得天昏地暗,都没看见王策出现!

    一直到他咆哮起来发问,才有下人战战兢兢把新送来的情报说了!

    “你说什么!他在吃午饭!”段其真气得一把揪住下人,重复问了三遍,才确信自己没听错!

    啪!这下人被暴怒的他一巴掌抽死,宛如一只三天没进食的疯狗:“老子在这里等着,他居然去吃饭!”

    “我儿子尸骨未寒,他居然吃饭!”

    王策这无形的一巴掌,差点把段其真扇得神经错乱。

    ……

    ……

    南衙,听完属下的信息通报。

    “他去吃饭了?”

    谈季如忽然开心的笑了:“段其真要气得发疯了。真是一个可爱的小鬼啊,他总是如此好玩,如此频繁的给我带来惊喜。”

    从大试开始,谈季如就一直很欣赏王策,这一点,就是最不熟悉他的手下也看得出来。

    哪怕这种欣赏,谈季如丝毫没有将其转化为帮助王策的动力。可他一直派人对王策,对此事多加关注。

    是以,王策的一举一动,都能在最快的时间里送到谈季如手边。

    “嗯,诸相如带着一些人在跟着这群少年。看来,诸相如是想还掉大试里那一个人情啊。”

    谈季如从阁楼往下看:“那少年果然没令我失望,敢踏出北镇,就有安排。”

    “他很不错,不是吗?”谈季如冲身后的指挥参赞童西华笑笑:“我很期待他能活过今天,能为南衙效力的一天!”

    指挥参赞更多是作为指挥使的助手,所以童西华很谨慎:“属下以为,他恐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段其真也想在今天解决他。”

    谈季如点点头:“听你这么一说,我对他又多了一些信心。天呀,我都有一些心动,忍不住想出手了。真心希望他能带来更多的惊喜。”

    “走吧。”

    童西华跟不上思路:“大人?”

    “吃饭!”谈季如大笑着,率先下楼:“他说得对,皇帝还不差饿兵,不妨先垫垫肚子。”

    “人唯一不犯错的,就是吃饭。因为人总是要吃饭的!”

    ……

    ……

    人唯一不会做错的,就是吃饭。因为人总是要吃饭的。

    吃点小午饭,喝点小尖茶,纯粹是王策的生物钟及身体本能。他决然没想到,这一个小小的歪楼之举,委实令不少人感到困扰。

    一顿饭吃完,诸海棠和几名少年一样,先前惶恐不安,激动和慌张的情绪,渐回沉淀。

    王策悠然自得的用舌尖品尝小尖茶,暗自想,穿了,最大的困扰大约就是再也享受不到上一世那许许多多丰富的食品饮料。

    天啊,我的味觉系统不知会因此丧失多少功能呢。这一刻,王策无比的痛恨自己不是理科生,不是厨师!

    从酒楼往下看,这会儿,街道上的路居然有十四车道的惊人宽度,王策纳闷:“京城有多少人?怎么看,也得上百万?”

    一边消化一边认真的观察,王策不得不承认,这里创造了一种非凡的繁华,走出了另一种不同的道路。

    文科生永远偏好这类不探究出结果不舒服去死的打不死小强精神。王策还不算正统的文科生呢。

    “那我们上路吧。”王策决定,等此事结束,一定要对这个世界认识多一些。

    “天,你终于肯动了。”诸海棠不满。

    “这少年真坏。跟海棠描述的,太一致了。”不愧是父女,诸相如也在发出类似的感慨:“真不明白,他到底是折腾我们还是折腾段其真。”

    随从众人,深以为然,王策就是一个大烂人。尤其在满满一桌美味摆好任君品尝姿态的时候,众人却不能不弃之而去,那种煎熬,足以人发出最恶毒的诅咒。

    诸相如苦笑,眷恋的看了一眼这满桌的美食,毅然起身:“走吧,跟上他们。”

    “为了还这一个人情,我也是豁出去了。”

    诸相如深吸一口气,只觉这少年当真是没法评价,居然把他都给利用上了。好在这少年,并不讨厌做作,否则换了一个人,可能就不是拿人情来换,而是通过诸海棠来间接绑架他了。

    女儿,我让你多与人接触,多学一些人情世故。你从来做不好,这次,却……或许,王策那小鬼身上是有一些特殊的东西吧。

    ……

    ……

    “王策那该死的小鬼,终于起身了!”

    “动了,动了,他终于动了。”

    各色消息,以最快的速度飞一般的传给某一些有心人。像是无数双眼睛,穿过戒备森严的京城以及人群,密切的盯着那一个诡异的小鬼。

    “他不害怕?不激动?不慌张?”

    “呃……并未,他坐在手推车上,兴高采烈的边摸独自边唱歌。还有,他不知从哪里弄了个罐子,装满茶水,折了根空心草,用奇怪的方式喝茶。”

    有人诅咒那个自在的小鬼,也有人笑着弄来一根空心草,效法着吸茶水,觉得很怪异又好玩!

    “真是一个……有趣的孩子。”有人忽然不笑了,深深的一叹,有幽深的回音。

    “是!老奴以为,他活得比许多人都自在,都快乐。”

    先前那一个声音又沉默了,良久:“那就,不必打扰他的快乐,让他继续什么都不知道吧。暂时这样,在我没有改变主意前。”

    “只……可惜了他的武道天资,在三个月前的受伤后,就犹如昙花一现!”

    “老奴以为,这或许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如果……让他懵懂的快活活着,那就……让他的武道天资继续失去吧。”

    一连串咳嗽,卷起幽幽的空寂的回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