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八章 进击的原始天尊

作者:马遇见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赛博坦的地面在巨响中开裂,在动力传输装置与外部分离装置的共同作用下,一半的地壳缓缓退缩到原始天尊的背后化为一对巨大的金属羽翼,而另一半地壳则裹在原始天尊的四肢上化为厚重的装甲。

    接着,原始天尊巨大的蜷缩成一团的巨大身躯在无数机械零件的运动中缓缓舒展着,这些机械零件相对于原始天尊的身体是如此的细小,但是任何一个零件落在其他位面,那便是一座山峦。

    所有的赛博坦人都已经接到通知,他们静静地在城市中等待,看着防御罩外面的世界被颠覆。

    太阳从西方升起,地面化为熔岩,海洋枯竭,昔日熟悉的景象都已经荡然无存。

    无数的机械建筑物从原始天尊的身体表面升起,化为前所未见的各种武器,然后无死角地将原始天尊的身躯包裹起来。

    冥河顽固地要将身躯缠绕在原始天尊的身上,想要他继续成为无底深渊的一部分。但是与原始天尊的身躯相比,他太细小了,就像是微微一挣就会断裂的细线。

    原始天尊的身躯已经完全舒展开来,他轻轻一握,已经将冥河牢牢抓在自己的手中。

    “这个世界需要秩序,就从你开始吧。”

    原始天尊的声音响彻整个晶壁系,连没有介质可以传播的星界和虚空都回荡着他的思想,然后原始天尊狠狠一扯,已经将冥河的一端从无底深渊的中抽了出来,径直放到了自己的胸口。

    那里是原始天尊的能量来源,也是最大的武器——能量物质入口的开口处。

    冥河在原始天尊的手里不断的挣扎,但却无法挣脱。原始天尊的手掌散发着近乎于黑洞的吸力,将这条沟通了空间的河流牢牢地抓住。

    原始天尊胸口的装甲缓缓旋转着张开,四周也缓缓竖起许多张扬的金属利爪。不断地挥舞着。

    冥河在能量物质入口开启的一瞬间,就被巨大的引力扯的笔直,在冥河的哀鸣中。他的一端缓缓地被能量物质入口所吞噬,消失在原始天尊的胸口中。

    “这才是真正的强大!”

    埃费尔德已经从矩阵哪里回到了赛博坦的中央控制室。从原始天尊的眼睛中,他看到了正在发生的一切。

    与所有的赛博坦人一样,埃费尔德被震撼地无以复加,这是让天地都为之改变的伟力。

    但这不是结束,恰恰相反,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原始天尊一边运行着能量物质入口,全力启动身体内部的消化系统。吞噬着冥河,一边继续在无底深渊上肆虐。

    从虚空之中看下,可以明确地看到,仿佛一股龙卷风一样的无底深渊之上。一个巨人正在努力破坏,每一次挥手,他都从无底深渊上撕下巨大的位面碎片,丢弃在虚空之中。或许无数年后,这些碎片会重新聚集成无底深渊。但那时恶魔必定已经灭绝。

    虚空中,灵吸怪之神伊尔神思因刚刚向其他六位神祗解释完自己的计划,然后原始天尊的超越想象的变化已经悄然显露在他们的面前,而他苏醒之后对于无底深渊的破坏,立刻让几位神祗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这就是我们当年联手摧毁的星球?”

    他们不禁互相询问着。却在其他神祗的点头中沉默,良久之后,灵吸怪之神苦涩地笑了起来。

    “我现在确认,我的计划已经失败了,接下去我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了。”

    自然之神西凡纳斯同样满含苦涩的声音接过话语。

    “回去团结所有能够团结的力量,我们需要做好拼死一战的准备了。”

    西凡纳斯的话还没有讲完,所有的神祗都已经离开虚空,赶往自己的神国,他们都是一方神系的主神,但这次他们不仅需要聚集自己神系的力量,彼此之间也需要紧紧抱成一团。

    而就在他们消失的瞬间,原始天尊的头颅却想着他们的位置扭转了一下,目送他们离开。

    “等我消灭掉深渊,下一个就轮到你们了。”

    快要完结的分割线

    断域镇,灰色荒野上的明珠,魅魔术士红色裹尸布的领地,但最近,她总是感觉到心神不宁。

    ”这是怎么了?深渊意识从来没有这样骚乱过?”

    像她这样的恶魔,虽然在自己的领地上号称领主,但相对于统领一整个位面的大领主而言,深渊意识对于他们依然是朦胧的,更多的是给予一些暗示。

    红色裹尸布正是这样,但是最近,她感觉到深渊意识给予的暗示更多更加明确,那焦急的讯息似乎在恐惧着什么。

    “有什么东西是让深渊意识也恐惧地呢?”

    她静静地趴伏在属于自己的高塔阳台栏杆上,看着远处苍白的太阳缓缓落向地平线。

    “报。。。报告大人,冥。。。冥河干凅了。。。”

    没有经过通报就不允许入内的大门被鲁莽地撞开,急速奔跑地几乎丢掉半条性命的高塔守卫将让人震惊的消息送进红色裹尸布的耳中,她立刻扭头看向阳台的另外一侧。

    冥河的河水正从她的眼前流过,只留下一条干枯的河道,以及河底无数年残余下的尸骸。

    “这就是深渊意识骚乱的原因吗?”

    她喃喃自语,却没有任何办法。失去冥河的无底深渊就等于没有生育能力的蚁后,再也没有源源不断的恶魔出生,这里将变成一片没有生灵的死地。

    而就在她喃喃自语的时候,天突然变灰暗起来,所有的恶魔都看向太阳落下的地方,却发现一根巨大的柱子已经从天空中横过,将太阳的光辉挡住。

    而,随着柱子的移动,所有恶魔都陷入了绝望之中。那不是一根柱子,而是一根食指,一根连接在更加庞大的手掌上的食指。

    恶魔们呆滞着看着这个遮天蔽日的手掌狠狠一抓,立刻一阵巨大的震动传来,一块位面的碎片已经随着手掌远去,露出黑暗深邃,伴着点点星光的虚空。

    “深渊,完蛋了。恶魔,完蛋了。”

    恐惧占据了这些从没感受过恐惧的恶魔的身心,这是他们内心的想法,也是红色裹尸布的,更是恶魔王子狄摩高根的。

    盐水沼泽的盐水早随同冥河一起被原始天尊所吞噬,无数水栖恶魔呼吸困难地在裸露的海床上蹦跶,释放着最后一丝生命。

    而他们的王者,恶魔王子正在盐水沼泽中央的骷髅高塔里体验着挠心的悔恨。

    “该死,神祗果然是比恶魔还要卑劣的生物,我竟然会相信神祗的话。”

    他蜷缩在自己的王座上,平时狂傲的嘴脸带着一丝动摇,用四条触手将自己团团围住,似乎这样就可以保护自己,而他的二个头颅已经陷入了互相指责之中。

    “都是你,是你指挥触手签下了契约。”

    “这怎么能怪你,应该怪你,是你看的契约!”

    。。。。

    而在盐水沼泽的天空中,一个脚掌已经穿破上一层位面,带着无数的碎屑从天空中狠狠踏下,目标正是狄摩高根的骷髅高塔。

    机械,是守序的代表,从机械神孽阿克纳西姆的身上就可以发现,即使被改造地面目全非,他们依然保持着赛博坦人守序的本质。而狂派与博派的区别也仅仅在与是统治整个宇宙的邪恶守序还是和平共处的善良守序,无论如何,他们总归是想要建立一种秩序,一种让世界正常运行的秩序。

    而此刻,原始天尊的行为也证实守序的表现,他要毁掉这残害了无数赛博坦人的无底深渊,让更好的秩序降临在这个晶壁系内。

    无底深渊虽然号称无底,但实际数量气势并没有超过一千之数,只是所有的位面都是在不断的移动之中,是才号称无底,而现在属于无底深渊的位面数量正在不断地减少着。

    冥河早已经被消化吸收成为原始天尊的能量,现在他正在努力吞噬着深渊中的位面碎片,每一块碎片在经过消化吸收之后,为原始天尊提供着成长的原料和能量,他正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成长着。

    远处的虚空中划过一道流星,那是神祗们的侦查部队。时间在一天天的过去,而这样的侦查部队却从来没有断绝过。

    原始天尊依旧持续着他的行动,赛博坦人一旦决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就会深深刻在自己的火种上,没有达成目标,就永远不会停下来。

    “已经过去一年了吗?”

    这一天,埃费尔德抬头看着霸王城高塔上不断跳跃的数字,不由感慨着。距离原始天尊的苏醒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而无底深渊无数年来形成的位面已经被原始天尊吞噬了大半,无数的位面碎片漂浮在虚空中,为那些小位面的成长提供了足够的资源。而原始天尊的体型更是增加到苏醒那一刻的五倍以上,他还在不断地进食,不断地成长。

    “对了,有必要提醒一下创造者,有一个位面不能吃。”

    埃费尔德突然想起了凯瑞甘,她的神国同样在无底深渊之中,只不过是处于最顶端的位置。

    想到这里,他立刻向指挥中心跑去,准备从哪里乘坐电梯前往赛博坦的中央控制室。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