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六章 出发前的准备

作者:马遇见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战争还在继续,机械境的地面在原始天尊的控制下,不断起伏,将无数的恶魔抛上天空,又重重摔落在金属地面上,变成一团血肉模糊的残骸。

    原本生性冷静的赛博坦人已经陷入了狂热之中,他们变成坦克。卡车,各种交通工具与大型机械猛兽在恶魔的浪潮中逆流而上,将所有挡在面前的恶魔碾得粉碎。

    在埃费尔德的怀里,擎天柱已经闭上了曾经明亮的眼睛,他宽厚的手掌也从埃费尔德的手上滑下,轻轻地拖在身旁。

    这位赛博坦历史上最为伟大的起义军领袖,最终为整个赛博坦种族而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埃费尔德,我们马上就要胜利了。”

    威震天从天空之中飞过,却发现埃费尔德抱着擎天柱躺在地面上,立刻飞了下来,半空中就化为人形,落在埃费尔德与擎天柱的身边。

    “擎天柱,他怎么了?”

    看着平躺在地面上的擎天柱,威震天顿时感觉不妙,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擎天柱,要知道他们在原来的宇宙中,在赛博坦星球上战斗了无数年。这位仁慈而果断的博派赛博坦人首领永远都是一副信心满满,仿佛任何问题都难不到的样子,已经深深地刻在了威震天的脑海中。

    更何况,赛博坦坠毁之后,威震天和擎天柱为了赛博坦种族的存亡又一起共事了许多年。

    然后他的目光一转,已经看到了埃费尔德手中的半块领导模块,那是赛博坦人领袖的象征,如果不是死亡,临到模块是无法从体内取出来的。

    “你杀了他?”

    威震天的手臂瞬间化为高能粒子炮,指在了埃费尔德的脑袋上。能量瞬间就充盈了炮管,在炮口中闪出淡红色的光。

    “威震天不是风暴杀的,而是被恶魔暗杀的。”

    金属地面突然缓缓升起,在埃费尔德和威震天的面前化为一尊原始天尊的雕像,而原始天尊的声音就从雕像里传出。整个机械境就是原始天尊的身体。虽然之启动了百分之七十,没有离开无底深渊的能力,但已经足够原始天尊观察到自己身体上所有的细节。

    雕像的眼睛微微一闪。一段刚刚的影像已经在虚拟的光子屏幕上释放,正是刚才擎天柱遇袭的录像。

    威震天的手臂缓缓放下了,他沉思了片刻,突然伸手打开自己的胸部装甲,然后探手入内,用力一扯,与埃费尔德手中类似但是方向不同的半个眼睛已经出现在他的手里。

    “喏。这个给你。”

    威震天将属于自己的半个领导模块也放到了埃费尔德的手上。立刻在重新成为完整一体的吸引力下。领导模块在埃费尔德手中微微一亮。然后边缘发出无数细小的电磁流。

    “咔嗒。”

    在一声轻响中,领导模块已经重新融合成一个完整的个体。

    “这。。。”

    埃费尔德有些费解的抬头看向威震天,在他的心中,威震天不是一个可以这样轻易放弃领导地位的赛博坦人,但是他现在确实这样做了。

    “我很早时候就发觉自己不适合当一名领袖,现在交出来轻松多了,以后我只管战斗就好了。哈哈。”

    威震天大声的笑着,但是他的眼角却在扫波谈已经恢复清澈的天空下闪动着一丝莫名的光。

    或许,擎天柱的死让威震天感到了失落,毕竟他们斗了这么多年,总以为可以一直斗下去,却没有想到其中一方,却突然倒下了。

    “我去战斗了,风暴,好好努力,我和擎天柱都看好你哦。”

    再也没有看埃费尔德和怀中的擎天柱一眼,威震天已经变成飞行形态,冲上了云霄,再次为赛博坦而战。

    “感谢你们,擎天柱,威震天。”

    埃费尔德在心里默默念叨,然后毫不犹豫地掰开自己的胸部装甲,将领导模块放入自己的胸口,一位首领逝去,一位首领卸任,现在赛博坦人急需一位新的领导者,而这非埃费尔德莫属。

    领导模块刚一放进胸口,立刻伸出数十条细长的触须,牢牢地将自己固定在埃费尔德的身体里,同时埃费尔德的火种自动从胸口的左侧直接转移到了领导模块的中央,同时火种的颜色也从纯白色变成了蔚蓝色。

    埃费尔德感觉到时间与空间在这一刻逆转,只是一瞬间,他就重新回到了原始天尊诞生时的那一刻。

    孤寂,孤独,孤苦。

    感受着原始天尊的情绪,看着他慢慢分解自己的身体,将自己化为赛博坦母星球,然后他的原生体电路化为火种源在大地上飘荡,为那些初生的原生体电路灌注能量;再后来,赛博坦人的诞生,赛博坦母星的建设浪潮,狂派与博派的战争,乃至最终武器的爆炸,赛博坦星球的坠毁都像一场真人电影一样让埃费尔德代入其中,让他真实地感受到了赛博坦人的历史。

    “赛博坦人不会灭亡,永远不会!”

    从回忆中苏醒过来的埃费尔德狠狠地捏起了自己的拳头,转身向着战斗最为激烈的地区跑去,原始天尊的中央数据处理装置上线之后,战争不再需要指挥,原始天尊将这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自然赛博坦人有胜无败。

    恶魔一方位于冥河河畔的巨大城堡里,依然源源不断地向外涌出恶魔,补充着战争中损失的消耗,不过连位面本身都已经排斥他们的进入,数量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战争持续了三天。

    没错,不是三个星期,三个月,三年,而是短短的三天。

    在这三天里,无数恶魔的血肉让整个机械境都染成了红色,因为恶魔在冥河的岸边建立的堡垒并不止一个,而是成千上万个,这些血肉和灵魂甚至让冥河都染成了血色,同时饱餐一顿的冥河也慷慨地不按季节生成了一批恶魔之卵,用浪潮送到了岸上。

    而在虚空中,七位身披黑袍的神祗观察着战争的走势,当看到恶魔溃散撤退到冥河之上的时候,自然之主缓缓吐出了一口气,说道。

    “伊尔神思因,第一步计划失败了。”

    “不,我们没有失败。”

    灵吸怪之神微笑着晃动自己的触须,然后将自己所感受到的传递给各位神祗。

    在他的感官中,一团深灰色的雾气已经在机械境上空盘旋,同时原本清朗的天空也开始变得微微灰暗,这团雾气汇聚了所有恶魔死去时候的怨念,诅咒,痛苦与暴虐,正徘徊在战场上空。

    “感受到了吗?大量的恶魔灵魂已经在机械境中孕育出了初级的深渊意识,它会逐渐腐蚀污染那些铁皮人的心灵,然后当他们内战爆发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完全消灭他们了。”

    伊尔神思因嘿嘿笑着,向众神介绍着自己的杰作,但是却没有一位神祗附和,哪怕是同样在深渊中建立神国的蛛后都同样充满了不屑。

    神灵就算再怎么邪恶,混乱,也总归是受人信仰,这比恶魔们已经高上许多。

    深渊之中,赛博坦人与恶魔的战争告一段落,在这次战争中,恶魔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反而让赛博坦人获得了巨大的收获。

    赛博坦母星在恶魔提供的各种能量补充下,终于完成了激活的过程,他已经变成另一个完美的球形,等爱着离开深渊的那一刻,不过这需要一把钥匙。

    巨型赛博坦人霸王变形而成的城市中,埃费尔德正坐在属于自己的座位上思考着问题,在他的四周,隐派的成员正忙碌地处理着事物。

    突然,指挥中心巨大的光子屏幕上一阵闪烁,然后原始天尊纯白的能量身体出现在屏幕上。

    “小家伙,请到赛博坦星球的中央控制室来一趟,我有些事情需要你的协助。”

    自从赛博坦完全激活之后,原始天尊的原生体电路火种源就在赛博坦星球的中央控制室安了家,寻找让自己的火种重新与身体融为一体的方法,不过他火种与身体的分离时间已经太过漫长,再加上博派和狂派的赛博坦人对星球进行了许多的改造,导致了原始的天尊的火种一直没有融入身体。

    埃费尔德从位置上站起身来,然后转身走进了指挥中心后方的电梯中,这部电梯可以直接通到赛博坦的中央控制室,不过埃费尔德一次也没有去过。

    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一个小小的空间出现在埃费尔德的面前,他只有一百平方左右的面积,连埃费尔德的起居室都比不上。整个空间的墙壁上都布满了各式各样的按钮,而原始天尊的火种源和火种就悬浮在控制室的中央。

    微微观察了一下四周,埃费尔德立刻就此次被召唤的目的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创造者,有什么需要我协助的?”

    而原始天尊没有转身,但埃费尔德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星球剖面模型,只一眼,埃费尔德就发现这个模型正是所有赛博坦人的家园,原始天尊的身躯,赛博坦母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