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一八章 另一片天空下.

作者:撞破南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夕阳的余晖下,尼古拉的身影出现在地平线的尽头,那沉重的脚步踏在地面上发出连串如雷般的闷响,身后留下了一道滚滚烟尘,风驰电掣般向这个地方射来。

    韩进静静的站在山巅上,默默注视着逐渐接近的尼古拉,这一刻,他的心态很微妙,没有即将手刃强敌的兴奋,浮现在心中的,是一些遗憾,还有一点淡淡的怜悯。

    抛开尼古拉的是非功过不谈,即使连韩进都不得不承认,尼古拉绝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堪为一代枭雄,或许假以时曰,尼古拉真的有机会推开最后那扇大门。

    然而,这一切都将要结束了,尼古拉心里也应该很清楚,他此刻踏上的,是一条死亡之路。

    这也是韩进欣赏尼古拉的原因,明知必死,却仍旧一往无前。

    但,这不代表尼古拉是不知进退的莽夫,否则也不会有三年之约的出现。不过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愿意付出一切去守护的东西,所以,尼古拉来了。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终于,尼古拉在距离韩进数十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从他身上看不到丝毫长途跋涉的痕迹,鹰隼般的目光依然锐利,只是在眼底深处,依稀能够看到一抹挥之不去的疲惫。

    “我似乎来晚了。”短暂的沉默过后,尼古拉开口说道,嗓音有些低沉。

    “不晚,是太早了。”韩进微叹道。

    “太早?”尼古拉笑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讥讽之色:“击败了权天使阿尔法的你,越来越意气风发了,呵呵……你真的以为已经把世界踩在脚下了?!”尼古拉当然听得懂韩进的意思,太早了,就是指他的驰援没有多大意义,改变不了任何结局。

    “尼古拉,你不应该这样浮躁的。”韩进轻声道。

    尼古拉就象一支蓄而待发的利箭,他的神态、他的话都具有一定的攻击姓。这不算什么,换成其他人处于尼古拉的境地,表现得肯定要比尼古拉更张扬,甚至是歇斯底里的疯狂,反正已经要死了,为什么不疯狂一次?!但,以尼古拉的阅历和能力,他不应该如此浮躁,只能说,他的心态已经有些失衡了。

    反观韩进,始终屹立如山、沉静如海,就算尼古拉话中的讥讽味道再浓厚一些,也不会对他造成影响。

    有些东西,往往建立在不可动摇的信心之上,韩进会怜悯尼古拉,不在意尼古拉的挑衅,只因为他拥有必胜的力量。

    尼古拉沉默了许久,再一次开口说道:“你杀了帝摩斯?”

    “没有。”韩进笑了笑。

    “哦?”尼古拉的嘴角抖了抖:“我想再看他一眼。”

    “打败了我,你自然能够看到。”韩进淡淡的说道。

    “好!”尼古拉口中轻描淡写的说着话,然而一出手却是雷霆万钧,一道足有尺余宽的剑芒横跨数十米的距离,瞬间就劈到了韩进身前。

    尼古拉的速度快,可韩进的速度更快,不知何时韩进手中已经多了一柄偃月长刀,紫光闪烁中,与剑芒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轰然巨响声中,剑芒被紫光劈得粉碎,而第二道剑芒已经逼近韩进的前胸。

    尼古拉要运用全力,才能一口气接连释放出十余道剑芒,而韩进却在轻描淡写的挥动着手中的偃月长刀,虽然他的动作看起来舒缓而随意,可偃月长刀已化作千万道残影,只在瞬息之间,尼古拉释放出的剑芒已全部被绞碎。

    “你的力量确实要比以前强大得多,不过……”尼古拉抬头看向韩进,满眼都是熊熊燃烧的战意,“我还是想试试!”

    话音未落,尼古拉便大步冲向韩进,虽然早已把先知之剑送给了韩进,但对他这种级数的强者来说,有没有武器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湛蓝色的剑芒如同倒泻的银河般席卷向韩进,剑芒所过之处,平坦的地面出现了一道深深的沟壑,韩进依然是不躲不闪,一刀迎了上去。双方的招式都没有任何技巧可言,似乎有着某种默契。

    轰……紫色的刀锋与蓝色的剑光撞击在一起,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迅速蔓延开去,伴随着的还有冲天而起的尘浪,成片的草丛被连根拔起,漫天的树叶草茎卷向四方,恍若壮观的沙暴。

    片刻,当一切重归平静后,尼古拉已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他的右手自小臂以下的部分完全消失不见,创口处淋漓翻卷的血肉看起来格外的触目惊心,鲜血不停从断臂中涌出,挂成几条血线,不停滴落在地面上。

    韩进的天道只一击,不止粉碎了尼古拉的剑芒,更击溃了尼古拉的星空领域,给尼古拉造成无可挽回的重创!

    尼古拉似乎感觉不到痛楚般,看都不看自己的断手一眼,依旧如标枪般挺立在那里。

    韩进站在原地,一点都没有趁胜追击的意思,他在等,等尼古拉的下一次攻击,因为他知道,尼古拉不会放弃。

    “咳……”尼古拉突然笑了:“三年?”

    尼古拉眼中依然闪动着浓浓的讥讽之色,只不过,刚才他是在讥讽韩进,现在却是在讥讽自己,面对着压倒姓的力量,三年之约真的有意义么?

    如果可以,尼古拉希望自己能够与韩进轰轰烈烈的战斗一次,就算最后不支败亡,他也没有什么遗憾了,但事实是如此的残酷而无奈,尼古拉清楚的意识到,他根本不是韩进的对手,也没有与韩进酣战的资格!如果韩进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继续发动攻击,他现在还能站在这里么?!

    尼古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再次迈开脚步,星空领域也重新张开,这一次,尼古拉用的是左手。

    轰……凌乱的地面再次溅起冲天的烟尘,韩进手中的天道就仿佛是尼古拉永远无法翻越的高峰,摧枯拉朽般把尼古拉释放出的剑光冲荡得支离破碎,重重劈在了星空领域上。

    领域,让大陆无数强者为之仰望的终极标志,又一次溃灭了,下一刻,尼古拉的身形从遮天蔽曰的尘暴中飞跌出去,足足飞出去一百余米远,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轨迹。

    砰……在即将跌落在地面上时,尼古拉及时调整了自己的身形,半跪在草丛中,用来支撑身体的右脚和左膝盖已深深陷入泥土深处,紧接着,尼古拉用一种极缓慢的速度一点点站了起来。

    此刻的尼古拉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右臂的断口处,鲜血犹在喷涌着,胸前的甲胄全部被撕裂,露出了血肉模糊的胸膛,脚下的地面已染得殷红一片,尽管伤势重到无以复加,尼古拉的腰板仍然挺得笔直,似乎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让他弯下自己的脊梁。

    “这就是神祗的力量吗?”尼古拉凝视着韩进,有些吃力的说道,每说一个字都会从嘴角沁出一线血丝,“似乎真的不是现在的我能够战胜的啊。”

    “气馁了么,尼古拉?”韩进淡淡的说道。

    “呵呵……”听到韩进的话后,尼古拉竟然笑了,“其实我想说,就算你真的是神……我还是想再试试!”

    环绕在尼古拉身周的无数星光蓦然开始疯狂的旋转起来,星光舞动的速度愈来愈快,到了后来,已经化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屏障,把尼古拉整个人都包裹在里面。

    尼古拉大吼一声,双足用力一踏地面,顿时脚下的泥土片片龟裂,足有手臂粗的裂缝犹如一条条蜿蜒的巨蛇,向四周扭曲着蔓延开去。借着这一踏之力,尼古拉飞身而起,身体与地面平行,奇快无比的笔直向韩进冲了过去,笼罩在他周围的星光被强烈的风压改变了形状,在尼古拉的身后,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辉光,犹若夜空中一闪即逝的流星。

    尼古拉用自己的身体,发起了他毫无保留的冲锋。

    流星与天道撞击在一起,在空旷的原野上绽开了一朵璀璨瑰丽的生命之花,无数道尘浪咆哮着直冲上数百米的高空,然后又挣扎着飘飘扬扬的洒落地面,把整个天空都染得灰蒙蒙一片。

    或许在尼古拉的眼中,世界本来就是灰色的,这一次撞击的力量更猛烈,尼古拉被弹飞得也更远、更无力,竟然飞出了山包,落在山坡上,并沿着山坡滚出了十余米,才算勉强稳住自己的身形。

    只停顿了几秒钟的时间,尼古拉撑住地面,试图重新站起来,但他的身体已经接近崩溃边缘,他越用力,伤口撕裂得越大,流出的鲜血也越多。

    韩进的身形一闪,出现在尼古拉前方十几米的地方,他默默的看着尼古拉在那里挣扎,沉默片刻,缓缓开口道:“我累了,也倦了,尼古拉,到此为止吧。”

    尼古拉刚刚张开嘴,裹挟的泡沫的血液便从他嘴里喷了出来,以至于喘息了半天,才断断续续的说道:“拉斐尔……求你……放过……帝摩斯……”

    “这是你第一次恳求对手么?”韩进轻声道:“好吧,我答应你,今天我不会伤害他,以后……还要看他的觉悟了。”

    说完,韩进缓缓伸出手,一道霞光从他掌心中席卷而出,正击中尼古拉,在绚烂的光芒中,尼古拉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场左右着大陆走向的决战之后,韩进和尼古拉同时消失,坐镇圣冠城的格瓦拉与所罗门大公爵立即调整军力,向雄光帝国发出了进攻,当然,以格瓦拉和所罗门的智慧,根本不会动用自己的嫡系,而是组织了一支庞大的联军,自由联邦、部落同盟、还有各地领主们,都‘义不容辞’的加入了征讨的行列。

    不止是尼古拉消失,连王子帝摩斯也再没有出现过,雄光帝国人心惶惶,稍作抵抗后,便纷纷投降了。

    几个月后,整个大陆宣告重新统一,接着韩进出现了一次,正式任命格瓦拉和所罗门为帝国右相和左相,随后又撂了挑子,把全部军政大事交给格瓦拉和所罗门处理,连格瓦拉和所罗门向他征询帝国的名字,他也懒得回应。

    所罗门提出了一个建议,用‘曙光’来定义国号,意指大陆终于结束了混乱,和平的曙光已经降临,不过,他遭到了格瓦拉的反对。严格的说,格瓦拉的理由有些荒诞,首先,格瓦拉说既然有曙光就会有夕阳,不太吉祥,又说所罗门的建议与已经覆没的雄光帝国有雷同之处,不好听。

    最后是格瓦拉拍了板,把国号定为‘神佑’,并把圣冠城改名为战神之都,其中的涵义已经不言自明了。

    和平,仅仅是指消灭了战争的威胁,却无法彻底清除智慧生命间的矛盾,神佑帝国的势力大致分为两个阵营,势力最大的一部以格瓦拉为首,旗下囊括着跟随韩进起家的老班底,另一个阵营以所罗门为首,旗下绝大部分都是来自元素之都的强者。

    不过让人欣慰的是,双方并不会因为矛盾而生出仇怨,格瓦拉不想给韩进出难题,所罗门更不想。

    增格林荣任神佑帝国魔法公会第一届会长,这个职务的品阶与两位宰相是平行的,当然,实际权力上差了不少。

    摩信科成了孤崖城的领主,雷哲成了拜特盟的领主,这两个年轻人倒算是衣锦还乡了,唯有萨斯欧愁眉苦脸的,黑鸦城的地盘虽然不小,但几经屠戮,此时的人口总数仅有十几万,可算是一片荒芜,不过,怪不得韩进,谁让萨斯欧想不起自己是哪里人呢!

    神佑帝国的新贵们非常注意高宾的动向,因为高宾是唯一一个有资格另立一派的强者,他有地位,是精灵族的领袖,他有关系,韩进的亲大舅哥啊,谁敢惹?可是,在一天凌晨,精灵族竟然集体失踪了,野柳城的生命古树,还有被驯化的树妖、独角兽,也跟着消失在空气中。

    自那一天之后,纯正的精灵便很少在大陆上出现了,只偶尔能看到几个半精灵行走。

    冷影城的切瑟姆在回到自己的城市后,和韩进一样,再也不问政事了,甚至辞去了族长,并在冷影城西侧亲手构筑了一座小屋。说实话,那地方的风水非常不好,正落在一座巨大的墓园中央,而里面埋葬着的都是切瑟姆过去的妻子们。

    有人说,切瑟姆是怕了韩进,所以主动让出权力,免得没有对手的韩进把注意力转到他头上,也有人说,切瑟姆是改过自新了,所以才选择了妻子们的墓园隐居,并用后半生的时间去忏悔。不管人们的猜测是真是假,最后多明妮在泰坦族的百般恳求下,回到了冷影城,但她似乎不愿意呆在那里,只过了半个月,便又回到了战神之都。

    最让人大跌眼球的,是斯蒂尔伯格担任了战神之都的领主之职,身无寸功,仅仅因为是韩进的仆人,便担任如此重要的职务,让一些认为自己很有能力的强者们不满。

    直到数年之后,格瓦拉才恍然大悟,原来韩进这么做不止是为了照顾朋友们,也是为了给所罗门铺路。斯蒂尔伯格当然不懂政治,其实摩信科他们也不太懂,所以,城市的政务都由各个城市的城主去处理,斯蒂尔伯格等人拥有的是品阶所带来的利益,还有永久的继承权。

    城主的权力被凸显出来了,以往,城主大都是由领主任命的,但在几个特殊的城市有些行不通,斯蒂尔伯格知道怎么照顾韩进的起居,可让他去挑选自己的城主,那就强人所难了,何况在韩进的诏令下达后,无数人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找上斯蒂尔伯格,试图推荐自己、或者推荐朋友,让斯蒂尔伯格焦头烂额。

    最后还是格瓦拉点了名,让原圣冠城的总治安官舒曼担任战神之都的城主,这才压制住下边的明争暗斗。

    摩信科等人并不比斯蒂尔伯格强多少,所罗门看准机会,率先在战神之都、拜特盟、孤崖城、黑鸦城,还有多明妮的冷影城建立议会,既然守旧派们坚持领主可以决定领地内的一切,那么只要说服斯蒂尔伯格、摩信科等有数的几个人就行了,都是晚辈,怎么可能不给所罗门面子?!

    当然,议会的权柄小得可怜,顶多在出了事情后呼吁几声、或谴责谁,远不能和自由联邦的议会相比,但所罗门一点不灰心,指望初生的嫩芽象参天古树那样遮风挡雨,接近不可能,何况所罗门很清楚,强行在短时间内改变人们的旧有习惯,往往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所以,这是百年大计,急不得,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

    这是一片不一样的天,在一座幽蓝色的湖泊旁,有一座小屋,一个大汉正靠在院中的躺椅上闭目养神。

    突然,一道绿光从旁边的树林中射出,天空随后猛然暗了一下,一道水花劈头盖脑罩向那个大汉。

    那大汉伸手一弹,绿光倒射而回,穿入树林,接着一团黑气蒸腾而起,把水花全部裹在里面,随着那大汉的手势,水花化作一片暴雨,扫入树丛中。

    “哎呀……”树丛中传来一声稚嫩的惨叫,接着两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从林中跳了出来。

    左边的小女孩全身已经被雨点浸透,乌黑的长发胡乱贴在她的额前、脸蛋上,她正用力揉着自己的眼睛,右边的小女孩样子更可怜,不止全身sh透,额头中央还有一个红点,那是倒射回来的竹箭留下的痕迹,她一手捂着自己的额头,一手用力握着手中的小弓,死死瞪着对面的大汉。看得出来,这是一个非常坚强的小女孩,她的眼眶已经盈满了泪水,但就是没有滴落,紧抿的嘴唇在微微颤抖着,似乎极力忍耐着什么。

    “嘎嘎嘎……”那大汉放声狂笑:“想偷袭我哈雷大人?!嘎嘎嘎嘎……你们还太嫩了!”

    没错,这大汉就是重新拥有了躯体的哈雷,可惜他没有透视眼,也笑得太早了,如果能透过小手的遮掩,看到那小女孩额头上的痕迹,他会立即意识到,不久之后,他必将面对暴走的仙妮尔!

    小孩子的坚强毕竟有限,她可以忍受额头上传来的痛楚,却无法忍受哈雷的嚣张,眼中盈动的泪水越来越多,终于,那小女孩突然张开嘴,放声大哭起来。

    “哈雷叔叔,你欺负我姐姐,你是个坏蛋!!”左边的小女孩看到同伴放声大哭,气呼呼的尖叫道。

    “对啊,我就是坏蛋,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嘎嘎嘎……”哈雷继续肆无忌惮的怪笑着。

    那小女孩气得胸脯不停起伏着,下一刻,她把手指伸进自己口中,打了个响亮的呼哨。

    只十几秒的时间,天际出现一条鲜艳的火线,向这座湖泊激射而来。

    “宝宝!宝宝!!”那小女孩一边跳着一边挥舞着双臂:“他欺负我们……快来呀……”

    “不好……”哈雷脸色陡变,接着身形纵起在空中,向相反的方向逃去。

    哈雷刚刚离开,一个绝美的女精灵从屋中走了出来,看着从上空激射而过的不死鸟,无奈的以手加额:“我只是小睡了一会,怎么……怎么又闹起来了……”看得出来,哈雷与不死鸟宝宝之间肯定不是第一次爆发冲突了。

    “多琳阿姨,多琳阿姨!”那黑发的小女孩愈发来了精神:“哈雷叔叔又欺负我们了!”

    “是么?”那绝美的女精灵笑道:“好,等他回来我一定教训他!”

    “嗯!”那小女孩用力点了点头,似乎双方已经达成了某种誓约。

    那长着金色长发的小女孩停止了嚎哭,抹去满脸的泪水,气鼓鼓的站在那里,不过她的嘴唇依然紧抿着。

    “怎么回事?”多琳看到了那小女孩额头上的红色痕迹,当即吃了一惊。

    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一个声音:“怎么了?谁敢欺负你们?”随着话音,笑吟吟的高宾走了过来。

    “高宾舅舅,高宾舅舅,哈雷叔叔又欺负我们了!!”黑色长发的小女孩精神继续暴涨,这简直是个小告状王,估计等她回家之后,小嘴也不会闲着,一定要把哈雷的恶行昭告天下,相反,那受了点伤的小女孩却始终一句话不说,显得很倔强。

    轰……轰轰轰……远方传来剧烈的爆炸声,高宾和多琳对视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