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四十五章 圣渎

作者:烤到七分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说完,他一下扑到了拉斐尔的脚下,抱住了拉斐尔的腿,表情大变,哭道:“艾菲,艾菲,救救我吧,我保证以后听你的话!”

    乃乃的,又来了,想寒死老子啊!刚刚的血网又那么无情。哎呀!见鬼!难道老子希望有情不成?拉斐尔惊叫道:“滚蛋!”

    一脚蹬出,却把罗德里特正好踢出了空间之门。

    叉!这家伙运气这么好?拉斐尔无语了,身形一闪,从空间门中出来,却发现罗德里特早就溜了个不知所踪。

    回身一看,正好关闭这空间之门,却看到深渊中出现了一道虚影,这巨大虚影的模样,光头俊脸,正是消亡了的魔神波拉希斯的模样,显然,波拉希斯同样被至圣者判定为了消亡。

    这波拉希斯挥舞着一把巨大的布满刺角的怪异武器,正要攻击位面。

    眉头一皱,拉斐尔咬牙又冲进了深渊。

    荆花三尖枪出现在手上,比起那个灰影的武器,就如一根细小的鱼刺和魔鲸的区别。

    灰影似乎感应到了拉斐尔的存在,在苍茫的深渊中一折身,巨刺武器就向着拉斐尔挥来。

    条条灰线在巨刺武器上喷发出来,这些灰线紊乱地震荡着,撕裂着空间,如同一张庞大的网,兜头兜脑朝着拉斐尔罩下。

    稳定心神,意念中的宇宙不停转动,拉斐尔手中荆花三尖枪一挥,枪尖却似乎什么能量都没爆发,但是拉斐尔的身前,却给人有一种宁静、闲适、淡然的感觉,似乎是有钱的财主正在后花园里散步赏景的气氛,甚至都有了一丝清风拂面的奇异错觉。

    确实是清风,紊乱并能切割位面的灰线向微风一样掠过拉斐尔的身体,消失不见,对拉斐尔没有造成丝毫伤害。

    强大的感觉,无比的自信,从心中泛起,看着几百公里大小的灰影,拉斐尔心念一动,宇宙星辰变化旋转,嘴巴一张,发出了一股诡异的吸力,这吸力是如此巨大,灰影如同一张巨纸遇到了龙卷风一般,呼啦一下,居然就被拉斐尔一口吃了!

    金眸中亮光一闪,看着灰色的漩涡中又出现了一道灰影,这灰影随意地向着深渊中一些五光十色的方向扑去,拉斐尔低语道:“看来快要来了,这频率越来越不稳定了。”

    身形闪出了深渊,手一挥,关闭了空间之门,拉斐尔大模大样地走出了地牢。

    地牢门口出奇的安静,远处,血精灵都在整军准备撤退了。

    这倒是少了一些麻烦,罗德里特有一点说的是真的,那就是这家伙再也没了到处争斗的心思了。

    拉斐尔意念一动,瓦勒莉出现在了身边。

    一看远处的血精灵,瓦勒莉蝶翼一动,就要战斗,拉斐尔却一把拉住了她,道:“不用打了,他们都撤退了,威娜,你从今天起,不要回死灵位面了,一直跟着我吧。”

    瓦勒莉点点头,叫道:“我还是瓦勒莉,拉斐尔!”

    拉斐尔干笑道:“都一样,都一样。”

    血精灵撤退了后,罗德里特正式宣布,血精灵将回归地下,并且千年之内,不再进入地面,当然这只是指军队。

    曙光教会的军队就向圣都逼去。

    奥黛拉等首领商量之后,觉得始终要面临圣光女神,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要把圣光教会彻底灭去。

    抵抗没有想象中那么激烈,圣光教会内的大多数高级教首一看大势已去,女神又还没苏醒,大树将倾,各自纷飞了。

    轻松剿灭了圣光教会,在大陆上发布了通缉名单后,大军回归开罗尔奇迹。

    大陆彻底平息下来,如此广阔的地域只剩下了一名女皇,干脆称之为了曙光帝国。至于这么庞大的帝国是否能控制好,这个问题,谁都没有在意,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就是安迪娜的想法。

    当然,为此,炼金公会的会长霍恩提出了一条最可行的方案,那就是发展魔法技术,大力应用魔法传讯技术,缩短空间距离造成的影响,如此就等于加大了掌控力。

    安迪娜深以为然。

    帝国新建后,自然也有了新的教会,毫无疑问的,曙光教会为国教,主神为奥黛拉,辅神乔伊拉、艾薇儿。

    民众,总是需要信仰的,而贵族的制度显然成为不信仰,可以说,任何试图用制度来当作信仰,那都是可笑的。

    艾薇儿在大战中又收集了不少灵魂,有了时间,终于弄出了很多曙光天使。

    行军几十曰后,天气都又再次炎热了起来,大军终于回到了开罗尔奇迹。

    蓝天白云下,开罗尔奇迹中的曙光教士忙碌欢快,大广场上人头攒动,优雅庄严的大教堂中,正在布置新教皇登基加冕仪式。

    拉斐尔,被选为了新教皇,当然曙光教是允许结婚的,没什么麻烦。同时,他也会成为安迪娜的亲王。

    就在拉斐尔挑选着教皇袍服,准备登基的时候,一边祭殿中,吉娜的肚子发出了朦胧的白光。

    吉娜惊恐万分,一看周围没人注意到她,就溜回了自己的寝室。

    着肚子,吉娜颤声道:“小宝贝,不要害妈妈,妈妈会好好照顾你的。”

    说话间,一直没变大的肚子却猛地生长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膨胀。

    吉娜颤抖着,哆嗦着,想叫救命,却又不敢。

    一种孤独无助的感觉油然从心头泛起,吉娜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歌罗莉推开了房门,看到了这奇异的一幕,提着裙子跑到吉娜身边,着吉娜的头发,道:“别怕,亲爱的,我在这里。”

    吉娜看到有人关心自己,终于有了力量,此刻,疼痛从腿间蔓延开来。

    虽然不懂得接生,可是歌罗莉和吉娜都有强大的精神力,大致还能判断出情况的。

    生孩子可没办法使用圣疗术,在疼痛中,吉娜紧紧捏着歌罗莉的手,浑身都被汗水sh透了。

    一阵阵的阵痛中,吉娜使劲用力着,良久,终于诞下了一名女婴。

    歌罗莉麻利地用出匕首隔断了脐带,笨拙地扎好脐带,抹了抹额头的汗水,用出了个圣疗术,帮助吉娜恢复。

    很神奇的,吉娜生完孩子后,居然一点都不虚,恢复术后,她立即站了起来,紧张地道:“我还要参与大典。”

    歌罗莉抱着孩子,用水元素清洗了一下,拿出一块布巾包好,道:“这孩子给艾薇儿俯身过了真奇怪,居然突然就长大了,还这孩子不哭不叫。啊!”

    女婴从歌罗莉手中跌落在,只因那女婴露出了一丝冷冷的笑意,眼眸是一丝银亮的杀意闪过。

    吉娜一惊,抱起女婴,亲了一口,看看没事,才放下道:“先去参加完了大典在回来照顾她吧。”

    歌罗莉心中惊疑,却也知道仪式快开始了,扶着吉娜,快速离去。

    哗啦啦,房中的女婴身上的布巾崩裂了,小小的身子迅速生长,才见豆蔻,就又窈窕,转眼前化为了丰腴妖娆的美人。

    美人面容美丽圣洁,银发飘逸如白色流光,眼眸中两点光辉,额头有一块小小的晶莹光晶,是一件神器。

    这正是爱洛伊忒斯,这次她连都没用,神躯收缩于神火之中,直接降临了下来。

    整个大陆的圣光教会被摧毁,虽然别的位面也在提供一些信仰,可是神灵诞生的位面无疑是最切合的,能消化吸收的力量是最多的,爱洛伊忒斯可不愿意放弃。

    娇躯浮现出一袭素雅的薄纱裙装,爱洛伊忒斯朝着大教堂走,她打算看一眼拉斐尔这可恶的混蛋,再离开,然后和曙光教会好好斗一斗。

    正如魔神教一样,圣光教会要被完全灭绝也是不可能的,事已至此,爱洛伊忒斯也就不急了。

    其实爱洛伊忒斯根本不必去看拉斐尔,按理应该是恨得要死,可是那神魂相融的感觉太刻骨铭心,她忍不住对拉斐尔有了一丝怪异的感觉。

    足有三十米高的台阶两边跪伏着一排排曙光天使,她们羽翼收拢着,恭顺肃穆,爱洛伊忒斯比这些新生的天使可强大太多了,走出教堂,在人群中只几个滑动,她居然也跪伏到了天使中。

    似乎很想杀了拉斐尔,似乎仅仅是只想看一眼。

    等这家伙走过身边再说!爱洛伊忒斯如此想到。

    台下的广场布满了曙光教士,密密麻麻的人头在耸动着,直到一声礼炮轰响。

    广场两边的圣女方阵唱起了圣歌,歌声时而低沉,时而高亢,这种调听上去很是庄严,似乎还带着一丝牺牲的神圣。

    圣歌回荡在广场上空,天空中一丝丝、一缕缕的金白色光芒,刺破了云层洒落下来,这些圣洁的神光所到之处,空气中都蔓延出芬芳的气息。

    披着华贵庄重的教皇服,拉斐尔板着脸,一手拿着带着两只飞翼的曙光圣杖,一步一步稳重地向高台走去,洛兰则作为小圣女,在身后提着加冕专用的长长金红披风。

    跪伏着的天使,让拉斐尔看上更为高贵了。

    看着装模作样的家伙离自己越来越近,爱洛伊忒斯出奇的,心跳加快了起来,心中极其混乱。

    高台上的众多美女中,奥黛拉、艾薇儿和乔伊拉都在,如今刚降临,杀了拉斐尔被攻击,也许有要损伤神力。

    爱洛伊忒斯给自己找了借口,咬着嘴唇,迷迷糊糊地看着拉斐尔。

    爱洛伊忒斯!拉斐尔早注意到了那泄露出一丝神力的目光,步履依然沉稳,丝毫不变。

    近了,更近了,这圣光女神的眼眸怎么回事?一会儿凶光毕露,一会儿却水波荡漾,而且看神情,居然有些迷糊。嗯,先装作没看见好了!拉斐尔心中想着,缓缓从爱洛伊忒斯面前经过。

    近了,更近了,这个混蛋!敢于亵渎神灵的恶棍!我怎么还没动手?哦,他走过去了,这个混蛋,居然没发现我吗?我是如此特别,他居然无视我!哦,算了吧,下次一定杀了他,这次太危险了!爱洛伊忒斯心中想着。

    丝毫不管现在是加冕仪式中,拉斐尔刚走过爱洛伊忒斯,突然借着台阶一蹬,意念激荡中,急速掠向了爱洛伊忒斯,把迷糊的圣光女神抱在了怀里,一股意志力笼罩在她身上,道:“圣光小妞,你暴露了!今天就灭了你,一劳永逸!”

    周围的曙光天使一看不对劲,纷纷跃起,围住了两人,大大的光翼张开,遮挡住这一幕,好在下面的信徒全在低头祈祷,无人敢抬起头来。

    爱洛伊忒斯极度惊恐,因为她发现自己居然无力挣扎,这怎么可能!从未有过的慌乱从心中升起,偏又奇怪的,拉斐尔的气息让她心跳加快起来。

    神魂激荡中,带着一丝颤音,爱洛伊忒斯道:“我只是,不可能会死,如果你不放开我,将会有一批批的天使来攻击曙光教会!”

    拉斐尔哈哈一笑,道:“总要被攻击的,而且,你骗不了我,圣光小妞,你居然主体降临了,这可真稀罕,只要杀了你,圣光教会就真的烟消云散了。”

    怎么可能这么强大,这混蛋只是名凡人啊,甚至身上连魔力波动都没有!爱洛伊忒斯倒是真的想去一头撞死了,自己成神了这么久,居然还不如一名凡人?

    不相信,自然要挣扎。

    嗯嗯叫唤着挣扎了两下后,还是不行,爱洛伊忒斯恐惧得身体发软,终于颤抖着道:“别,别杀我。”

    拉斐尔俯身吻在了爱洛伊忒斯娇嫩的嘴唇上。

    呜呜作声中,爱洛伊忒斯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是女子,拉斐尔是强大的男人,只觉得身体更软了。

    拉斐尔抬起头来,看着爱洛伊忒斯面如酒醉红润,道:“你额头的宝石真好看,圣光小妞,你不就想永恒吗?加入我们曙光教会,专司圣光神职,一样永恒,我让你看些东西,也许你就对争斗没兴趣了。”

    爱咯伊特斯道:“什么东西?”只是她自己都觉得发出的声音好娇,好腻人。

    腾的一下,脸蛋晕如红布。

    意念一动,拉斐尔一只手回去,台阶上出现一幕大大的空间之门,如同一面巨大的镜子。

    镜子中是可怕的深渊,那灰色的漩涡的恐怖波动发出了无尽的吸力,整个广场上的人都感应到了这种力量。

    所有的信徒都抬起了头,哗的一声大响,开罗尔奇迹中所有的人都惊恐起来,窃窃私语如雨声般响起。

    这本是为了给圣光女神看,可是只一眼,拉斐尔的眉头就紧皱了起来,平镜般的空间之门中,可以看到空中出现了无数的巨大灰色虚影,灰影中能找到众多神灵消亡前的模样。

    灰影无意识地嘶吼着咆哮着,纠缠融合起来。

    “爱洛伊忒斯,破坏之神要出现了!”拉斐尔喃喃地道。

    “破坏之神,是什么?”爱洛伊忒斯震惊地看着深渊。

    拉斐尔一边解说着,一边再次手一挥,空中又出现了死灵位面的景象。

    灰黑的死灵位面已经在崩溃了,所有的东西都在化为翻滚着的灰色铅云,无数的哀嚎声在云层中回荡,再强大的死灵也在无形的力量中化为碎骨。

    那股力量依稀可见一缕缕的灰色直线。

    灰线没有其它任何特点,灰线经过之处,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直线,没有任何波动。

    没有波动,那么就是消亡!

    爱洛伊忒斯只觉的自己的年龄再次缩小,如同变成了小女孩,她惊恐地依偎在拉斐尔怀里,道:“凭着我们的力量,能打败它,是吗?拉斐尔!”

    拉斐尔叹息道:“打败?不,爱洛伊忒斯,破坏之神,就是这个世界,就是这个宇宙,它是不会败的,哪怕你真的有力量,你能把整个世界都毁了吗?甚至,就算能,那么世界没了,你还能存在吗?哪怕你是神灵!”

    “为什么?为什么?照你这么说,难道它创造了我们,只是为了毁灭吗?这个该死的世界!”爱洛伊忒斯有点歇斯底里了。

    众女全围了上来,法蒂尼微笑道:“拉斐尔,我们虽然短短几十年,可是活得很精彩不是吗?我们死在一起好了。”

    艾米利亚哆嗦着道:“不,我不想死,拉斐尔,你要想办法!”

    德蕾茜迷迷糊糊,看着死灵位面崩塌,看着深渊中的黑影纠缠,歪着脑袋,道:“这是什么东西,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罗斐一个箭步跪在了拉斐尔的身前,抱住他的退,痛哭流涕:“老大,你要救我们啊!”

    看着众人各有不同的表情,听着乱纷纷的话语,拉斐尔说着众人听不懂的话语:“它快来了,我将尽力一试,也许成功,也许失败。当你们再清醒的时候,那么就是我成功了,不过即使成功,也许到时候我还有意识,也许我将不复醒来!”

    法蒂尼黑宝石般的眼眸泪眼朦胧,维拉叫道:“不,我们和你一起死!”

    拉斐尔平静地道:“不,维拉,你们一个都不准死,即便我没有醒来,也仍然属于这个世界,你们必须活下去,这是我的希望。”

    看着拉斐尔坚定的眼眸,众女终于默默点头。

    天空蓦地黑了下来,本来的蓝天白云变成了一幕虚空,死灵位面和深渊位面的空间之门啪的一声破碎了。

    虚空中,巨大阴影如大海倒悬压落下来,整个天空被一张麻木呆滞的脸覆盖着,这脸明明是大到超出视角界限,却偏偏人人都能看清。

    它的身后依稀可以看到无数的位面在崩溃,没有声响,在沉默中,瞬间化为灰色虚无,只留下一片死寂。

    这种大小差异到了极限的感觉,让人无比难受,只是在末曰的压力中,人人都无暇顾及个人的感受了。

    整个大陆一片寂静,所有的生灵已经因为恐惧发不出声音,动弹不了,如同中了石化魔法。

    随着呆滞巨脸的出现,虚空中出现了一把尖锐锋利的黑色巨刃,那狰狞如闪电般的弧线,正是一把遮掩住整个天空的死神镰刀!

    漆黑不见底的镰刀似是实物,似是黑色的虚无,它发散出一条条直线,如黑色的阳光洒落下来,这黑线带着的只有死亡的气息。

    光线很奇异,暂时凝而不发着,或许是离开位面还很远,或许是在积蓄力量。

    “是时候了,记住!你们是我希望!”

    身体诡异地膨胀起来,拉斐尔砰的一声,化为一道道灰色弦纹,弦纹带着强烈的波动,似乎就组成了某种玄奥的排列,继而震荡传播开来,这种传播的速度,超越了流光的速度,超过了思维能够想象的极限,波动一瞬间影响到了整个位面。

    爱洛伊忒斯作为最强大的圣光女神,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了,体内多了一种波动,这种波动给她的感觉,就是拉斐尔。

    同样呆滞的,爱洛伊忒斯也仰面看着天空。

    天空中破坏之神终于动了,黑色的光线急速地洒落下来,所有的人甚至都没感觉到痛苦,一切就崩溃了。

    山河大地,海洋天空,整个位面都崩溃了,一切都被黑光铲平,可是却又不能说毁灭了,位面中的所有东西都在一种奇特的波动下,全都变成了虚影,奇特地存在着。

    所有的人感觉自己死了,又没死,她们看着自己的身体崩溃,成为飞灰,却还存在着一个虚幻的影子,这虚幻的影子甚至有所有的感觉,也有思维,似乎灵魂就在自己的身体中。

    空中的浑浑噩噩的巨大灰影似疑惑地盘踞了一阵,才不再停留,化为无数的灰影,向不知名的方向扑去。

    位面被一个个被摧毁,速度是如此的快,只一瞬间,还有着意识的爱洛伊忒斯就感觉周围全部变成了灰色,她的神魂甚至能感应得很远很远,在一片灰色中,只有她所处的位面,是一个虚影般的存在。

    身体化为弦纹后,拉斐尔觉得自己变得无穷大,这个无穷大的自己,正在受着至圣者的侵袭。

    “死的力量是意志力,生的力量是意志力!宇宙的一切都由意志力形成!我的意志超越你的意志,哪怕你是至圣者!我永不屈服!”拉斐尔不住怒吼咆哮,只是这种怒吼依然化为了位面中的阵阵波动。

    似乎是达到了本我的极致,所有和个体灵魂有关的东西都受到了排斥,虚影位面中飞出了一朵荆花,带着全部的感悟,飞向了宇宙深处,不知所踪。

    灰色的庞大意志似乎想沉眠下来,周围越来越黑,一切都要不复存在。

    可是有拉斐尔,它始终无法做到,整个宇宙像被拉斐尔绑定了一般。

    茫茫虚空中的灰色翻滚着,激荡着,既然无法沉眠,它只有再次爆发了,无数的意志力再次四散开来,形成了一个个位面,拉斐尔所在的虚影位面从虚无中清晰起来,一切虚影的物体都变为填实,又成了鲜活之物。

    除了几名神女,其它美女却完全没感觉到这种变化,她们在变为虚影后,就感觉时间停滞了一般,接着,她们清醒起来。

    身体再次化为实质,众人回过神来,德蕾茜惊道:“咦?斐斐哥呢?”

    合金般的瓦勒莉道:“拉斐尔化为整个位面了,用他独特的本我,维持住了位面的不灭,我们从此能从宇宙中偷取不灭的力量,得到永恒。”

    德蕾茜终于眼泪滴滴滑落,再也没了一丝幼稚:“斐斐哥死了吗?”

    瓦勒莉叹息道:“他没死,可是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能清醒。”

    法蒂尼再也无法坚持,挣脱了希拉瑞丽和维拉的手,跪在了地上痛苦起来,声音再也没了一丝悦耳。

    滴滴清泪从一张张娇颜上滴落。

    泪珠滴在地上,地面荡漾起了波纹,波纹瞬间扩散到了整个世界,世界开始发生了变化,一切都随着眼泪变成了虚幻,接着又凝实起来。

    魔法商店很华丽,外墙的白石上都雕刻着精美的花卉,墙壁还镶嵌着用斯莱姆汁做成的巨大玻璃,朝里望去,商店宽敞明亮,一个个整齐的货架,魔法材料和装备琳琅满目。

    一名女子低着头,带着一股香风,匆匆从拉斐尔身边擦过。

    拉斐尔手一缩捏住了一只纤纤玉手。

    女子神思有点恍惚,用力一挣,甩开了手,闪过几步,转过头来。

    微笑着,拉斐尔张开了双臂。

    泪流满面,瓦勒莉泣不成声地向那怀抱扑去。

    《圣渎》

    终于二零一三年九月

    烤到七分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