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零六章 夏军围都

作者:曾小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御关失守,吴国最后一道自认无坚不摧的防线彻底崩溃,夏国大军自此势如破竹,很快便攻至吴国的都城。

    汹涌如潮的夏国大军将吴国的都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即便是吴国人平生双翅也是在劫难逃。

    洋溢着死寂气氛的王殿中,吴王脸色阴沉地坐在王座上,看着殿中一干不敢喘大气的群臣。

    御关陷落着实让信心满满的吴国人大吃一惊,而一个神秘人独自破开关门的消息更是在吴国人心头洒了一片寒霜。

    对于关陷与兵败,吴王都没有太过于纠结,战场的胜败对他这个戎马生涯的君王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只是那个在夜色中独自破掉御关大门的神秘人却如同一根硬刺狠狠地扎进吴王的心头。

    “难道夏国的国师也随军出征了?”

    这是吴王在接到消息后的第一反应,但很快他便将自己的想法给否定了。

    单不论国师能否随军出征,而以夏国国师的真正实力来说,吴王绝不会相信其拥有着可以毁掉城门的恐怖力量。

    在夏国大军潮水般涌来之际,王殿中却出现了群臣互相争执的乱象,主战和主降的双方大臣竟是不顾吴王的脸面,在大殿中公然大吵大嚷,没有一丝臣子该有的礼数。

    最终,双方的争执以主战派徒然离殿宣告了结束,以吴军统帅为首的主战派忿然离去,丝毫没有将大殿之上王座上的那个人放在眼里。

    大难临头。国将不国,人们更多思考得是如何去保存性命,谁又回去在乎一个即将身死的君王呢。

    主战派的公然离去让吴王怒不可遏。当即下令御前军捕杀吴军统帅,并剿灭一切追随其的党羽。

    经吴王这一狠辣的王令,主降派狡猾地缄默下去,倒没有人再敢轻言妄语。但是,怒气填膺的吴王看到殿中这一群如同废物般的臣子,心中也难免不涌出一股悲凉之意。

    在大陆的东方,吴国虽不算是大国。但实力也不逊色于东部大陆最强的国家夏。而且,励精图治的吴王勤勉于政,使得国力增增日上。不仅在军事上具有了可与夏国一战之力,还在外交上能够联合其它小国与夏分庭抗礼。

    同时,雄心勃勃的吴王也看到了这一任夏王的专横与茹莽,坚信只要自己有足够的耐心。瓦解夏国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虽然尚佳的继任让吴王着实担忧了一阵。但是夏国的上层已成定式,分崩离析自然是在所难免。因此,吴王早已在心中有过谋划,只要吴军避开夏军的锋芒,而以政治手段从夏国的上层入手,那么瓦解夏国就是一件极为容易的事情了。

    可是,吴王的信心却在御关陷落后被彻底击碎,一种“天不助我”的悲凉凄婉之感油然而生。

    在战乱的纷扰下。吴人似乎已经忘却了去寻找那个曾在战场中发挥巨大作用、致使吴军破掉夏军围杀的那个步兵军卒,而这个神秘的军卒此刻正作为夏军统帅的护卫队长在保护着吴国的敌人。

    夏国的大军虽然围城但却没有发动攻城大战。只是不断地用擂鼓、呐喊甚至是嘲笑来诛杀着城内吴国人的内心。

    主战派的首领,也是吴军的统帅被王下的御前军捕杀,其党羽也被一并绞杀。而这样做的直接后果是导致了吴国的军队没有了统帅,就如同一副机甲缺少了行动的核心。

    直到吴王看到御前军提来的统帅人头时,他才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但此刻已为时晚矣。雄主吴王终于在有生之年做出了一次错误的决断,而这个决断将会把他送上断头台。

    夜里,夏军的营地灯火通明,尚佳的统帅大帐更是亮得耀眼,倒像是在为即将到来的胜利进行着庆祝。

    尚佳刚刚与手下的将军商讨完明日的作战计划,待众将军离开,尚佳也终于可以是稍作小憩,放松地软坐在舒服的帅座中。

    秦涛站在尚佳的身旁,静静地看着座中的女统帅,自从在内心谋定要改变眼前女子的命运后,他便做起了一个形影不离的护卫。

    可这样的举动倒是让尚佳感到有些别扭,虽然她不反感秦涛的这种行为,但毕竟他们男女有别。

    柔嫩的眉心微微蹙了一下,尚佳略显无奈地嘟哝了一句:“不用这么保护我吧……”

    一旁的秦涛却浑然不觉,仿佛这样的行为就是他的使命一般,而对于尚佳似乎是抱怨的言辞也当做是耳旁风,没有应对。

    偏过头无奈地轻叹一声,尚佳缓缓地自座中站起,面向秦涛大而美的眼眸定格在那张俊朗的面庞上,进而说道:“本统帅要休息了。”

    “哦。”秦涛木讷地应了一声,但是依然没有要离开之意。

    “我说我要休息啦!”尚佳徒然提高了嗓音。

    “啊……”秦涛这时方才回过味来,旋即冲着尚佳吐了吐舌头,然后快步朝着帐外走去。

    无语的尚佳轻轻摇了摇头,不禁嘟哝了一句“呆子”,但心里却是开心的不得了。

    左脚刚刚踏上帐口的阴影,秦涛蓦然回过头来,冲尚佳说道:“我就在帐外,有事叫我。”说完,一溜烟消失在了阴影当中。

    尚佳刚想叫住他,却不防秦涛已经出帐,暗自美美地笑了笑,尚佳的心中徒然涌出一种小女人的害羞,而一种安全感更是伴随着升腾起来。

    秦涛在帐外坐了下来,望向夜空中的满天星斗,眉宇间似流出一股莫名的惆怅,心思更是随着这股思虑飘向了远方……

    如果说,这一座监狱是为了让秦涛去改变尚佳的命运的话,那么他愿意在此逗留直到使命的完成。

    对于尚佳,秦涛一直是一种复杂的感觉,说不上喜欢,但是却很愿意和这个颇具有男子气的女子在一起,而这种感觉或许在外人看来更像是哥们。

    尚佳大帐的灯熄灭了,秦涛的心也自然放下了,闭上眼睛,依旧在工作的灵识不断地查探着周遭的环境,以防止危险的降临。

    夜逐渐深了,军营的灯火只有零星还在亮着,大将与军卒们纷纷进入了梦境,那里或许有远在家乡的亲人,或许有即将迎来的胜利,更或许有魂牵梦绕的美人……

    这时,尚佳的大帐缓缓开启,一身淡黄色丝锦绣袍的尚佳从帐中走了出来,静静地在秦涛身旁坐下。

    “你怎么出来了?”早就探查到尚佳的秦涛立即开口问道。

    脱去戎装的尚佳有了一种温柔的美,黑色如瀑的长发自然地垂髫在脑后,让她的美感更是醉人。

    努了下嘴,尚佳伸了下手臂回答道:“睡不着呗。”

    秦涛看向近在咫尺的尚佳,笑了笑:“我看你是害怕了吧。”

    小女人般的尚佳轻哼了一声,道:“我堂堂一统帅,哪来害怕之理啊。”

    秦涛依旧笑着,不过却没有言语,视线又回到了那夜空中的繁星上。

    尚佳的眉心蹙了一分,用手肘碰了一下秦涛,说道:“你就不说点什么吗?”

    秦涛转头诧异地眨了眨眼,一脸无辜地说道:“我说大小姐,是你睡不着好不好……”

    “是啊,本小姐是睡不着,可你作为本小姐的护卫就不该在这个时候给本小姐说点什么解解闷吗。”说着,尚佳雪白的手臂自袖子中露出,左手狠狠地掐上了秦涛的耳朵。

    “哎呦!你还真动手啊!”秦涛歪着头叫苦道。

    尚佳将秦涛的耳朵拽近,理直气壮地说道:“你以为作为本统帅的护卫就那般容易?我可不是让你来吃白饭的。”

    话虽这么说,可尚佳的脸上和心里早已是乐开了花,一股美滋滋的味道更是夹杂其中久久不散。

    “好,好,好……那你总得先把我松开啊……”秦涛苦叫着,歪头朝尚佳偏去。(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