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76章 摘桃子

作者:食堂包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观测台,几名西荒修行者神色紧张,之前他们已经发现了,对面小世界碎片上,来自那一族的异动。

    消息上禀,六殿下传令严密监测,尽管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份大战将临的凛然寒意。

    西荒与那一族间,怕是很快就有一战!

    他们的感应敏锐且正确,却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这场席卷西荒、那一族的毁灭之战,居然是以他们的死亡作为开端。

    黑暗涌动中,一道身影走出,观察台上的警报瞬间做出反应。

    “谁……”只来得及发出一个字,接下来的话就被硬生生堵回去,一只只瞪大眼眸中,充斥着惊骇以及无尽恐惧。

    黑暗中走出之人,没有半点犹豫出手,狂暴力量如江河决堤,以摧枯拉朽之势到来。

    刹那间,整个观测台被强大力量撕成粉碎,忙碌其中的西荒修行者,尽皆尸骨无存。

    一石激起千层浪,小世界碎片上西荒修行者,豁然色变继而自四面八方呼啸冲来。

    秦宇大笑一声,“本座今日就让黑暗世界诸位知晓,界零之地内也绝非,你等可肆意猖獗之地!”

    脚下重重踏落,他身影冲天而起,下一刻惨叫接连爆发,低沉轰鸣之中,冲在最前的几名西荒修行者,当场炸成粉碎。

    房间内,李周一猛地睁开眼,听着耳边惨叫及剧烈轰鸣,眼底爆开一团精芒,“终于来了!”

    这一刻,他已等了许久。

    起身推门而出,李周一眼神落在对面,两位西荒真圣身上,“接下来本殿安危,就有劳两位了。”

    两位西荒真圣拱手,“殿下放心便是。”能救你我们肯定救,实在救不了的话,那就是你运气不好。

    李周一能猜到对面两位念头,暗暗皱了皱眉,心想本殿之肱骨周岩圣人在哪里?不过这种时候,已来不及找人了,他飞入半空眼神落向混乱爆发之地,瞳孔顿时微微收缩。

    碎界散修!

    最先动手的居然是他们,不过既然他们都动手了,想必那一族很快也就要参战。

    来得好!

    本殿孤身作战,势弱状态下仍死战不退,誓死捍卫西荒利益——嘿嘿,这事情传扬出去,谁还有资格跟我争夺大位继承?

    李四季开始祈祷,希望西荒降临那位,能来的稍稍慢一些,让他有更加充分的表演舞台。

    碎界散修动手了!

    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掀起的动静极其惊人,西荒修行者的惊怒咆哮,及临死前惨叫隐约可闻。

    夭桃道:“贤九生前辈已经动手,公子还不下令族人出击吗?”

    三二七顿了下,缓缓道:“昊阳其他诸位强者在何处?为何我只看到了贤九生阁下一人。”

    夭桃翻个白眼,“公子莫非不知道,什么叫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我昊阳各位前辈,就隐藏在战场周边,等待机会给黑暗世界重重一击。”

    “提醒一下公子,如果贵族上下还不动手,或许会给各位前辈,传递错误的信息,导致他们做出其他决断。”

    这显然是在威胁,大概可以理解成,你们再不出手的话,昊阳散修就不奉陪了。

    凌霄、宣纸、阮静、周雷四人额头冒汗,小心瞥了一眼夭桃,心想你姑姑就是你姑姑,这份胆识就不是他们能够比拟的,演技也很在线,刚才那个翻白眼的动作,越想越觉得传神,难怪能跟九先生凑成一对。

    大殿内,那一族众人脸色阴沉,若非三二七抬手阻拦,怕是各种呵斥已扑面而来。

    夭桃的话肯定不能全信,但换位思考的话,三二七也不可能答应,他们冲锋在前时碎界散修安坐看戏。

    当然更重要的是,现在跟碎界散修联手,是那一族最好的选择,能忍就忍一下。

    “好了,贤九生阁下出手,散修阵营已拿出诚意,那么现在我们就动手吧!”三二七长身而起,深吸口气高声道:“黑暗世界之人,暗中谋害我族族人,图谋不轨狼子野心,今日我族奋起反抗,定要让黑暗世界付出应有代价!”

    开打之前喊

    一喊口号,当然不只是占据一些有利的心理优势,更重要的是冥冥之中,某些气运之力加持。

    这点玄而又玄,却又真实存在,此处不多解释。

    总之三二七下令后,早就严阵以待的那一族修行者,像是闯出囚笼的一群饿的“嗷嗷”叫的野狼,疯狂冲向对面小世界碎片。

    大小王彼此间明争暗斗多年,都恨不能把对方碎尸万段,可谓内心深处早就仇怨满满,今日终于有了宣泄机会,一个个都是战意沸腾!

    李四季深吸口气,抬手一指,“那一族谋害西荒,大罪不容饶恕,尔等随本殿动手击杀来敌,事后人人皆有封赏!给我杀!”

    就像是两头,早就卯足了劲要干一仗的牦牛,双方冲出的一瞬间,就爆发出最强的力量没丁点隐藏,心里只有一个共同念头——干死他们!

    所导致的后果便是,西荒与那一族之间的厮杀,在双方修行者接触的第一时间,就直接进入白热化。

    三二七神情凝重,眼神锁定夭桃,“我族已倾力而出,希望昊阳散修诸位不会让我失望,否则休怪我撕毁之前约定。”

    撕毁约定,当然指的是不再保证他们几人安全,更深一层的意思解读大概是——你们就等着死吧!

    夭桃神色平静,“放心,我们死不掉。”表面看是隐晦的回答了,三二七之前的话,可事实上夭桃只是在说自己认定的某个事实。

    秦宇交给他们的任务,就是促使西荒、那一族之间开战,就现在这个局面来看,任务已经达成。

    也就是说,他们随时都能离开。

    只要能走,夭桃就有把握脱身,虽然带着凌霄四个有点累赘,但问题基本不大。

    三二七感受到了,夭桃话中的平静与从容,心头稍感安定时却万万不会想到,她之所以平静、从容的原因,跟他想的一点都不一样。

    “哈哈哈!那一族已经出手,西荒今日在劫难逃!本座今日就要为,死在你们手中的碎界散修报仇!”

    秦宇大笑一声,冲入西荒修行者人群中一通杀戮,残肢断体被狂暴力量碾碎,震散化为大片血雾,将周边汇聚而来视线遮掩。

    李周一眼眸阴冷,那一族果真是一群蠢货,即便与碎界散修联手,最多也就是彼此利用,居然将涉及荒域之事都告之他们,实在是愚不可及!

    既如此,这些碎界散修就放不得了,等到西荒超强者降临后,便将他们一并杀死。

    荒域、碎界之间的关系,现在还不能暴露!

    这又涉及到了,某种未知的气运之说,李周一并不确切知晓缘由,但保守这个秘密是所有降临碎界的荒域之人,都必须恪守的规定。

    若非如此的话,关于荒域关于碎界的各种消息,早就在昊阳世界内传的沸沸扬扬。

    可现在,那一族显然已经彻底背弃了这点!

    血雾中,秦宇并不知道,他为强化碎界散修已与那一族联手之事,随意喊得一句话,便已令李周一内心杀意暴涨。

    当然,即便他知道了,估计也不会在意。

    因为这一次,他本就没打算放过西荒或那一族,还想着斩尽杀绝保守秘密?呵呵,先想一下自个怎么活下去吧!

    等你们两方打的差不多,底牌拼尽的时候,就该我出场收割了。其实秦宇整个计划说起来很简单——挑动西荒与那一族之间死战,消耗彼此的力量,做最后得利的渔翁。

    但想要做到这点,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西荒与那一族绝非傻子,甚至可以说李周一与三二七皆是聪明决定,且掌握着极其可怕的实力,过程中任何一点纰漏,都会给自身带来灭顶之灾。

    钢丝绳上跳舞,刀尖上雕龙刻凤……大概就是秦宇现今正在做的事。他能做成,实力第一运气第二,换个人试试?恐怕早就变成渣了!

    没看到之前,当凌霄等人知晓,是秦宇一手主导了此刻局面后,那副震惊模样吗?

    开局的事他已经做了,接下来就可以保留力量,等待收割时刻到来。也就是说,秦宇决定退场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何必弄的这么血腥,杀人就算了还

    给弄的肢体爆炸。

    杀人就是杀人,除非有特殊需要,任何为此浪费力量的举动,在秦宇看来都很蠢。

    他当然不蠢,所以在血雾遮掩下,秦宇突然收敛了自身气息,接着变化成了一个,刚刚被他击杀的西荒修行者,满脸血污眼神惊恐无比,转身混入到了人群之中。

    几个闪动后,他便悄无声息退出血雾区域,在一片宛若一锅烂粥般的沸腾战场中,根本没人会注意到,某个毫不起眼的小修行者去向。

    嗡——

    手里一直拿着的玉简,突然震动了一下,凌霄眼神微闪。

    九先生的信号到了!

    意思是说,计划已经完成,他们随时可以撤离。

    夭桃余光扫过来,凌霄微不可查点头,这一刻她嘟了嘟嘴,心想要不要等下脱身的时候,小小的来个不经意,将凌霄丢在这里呢?

    总觉得这个臭小子,在秦宇面前居然比她更加受信任,就是一件很气很气的事哦。

    凌霄脸色微变,突然觉得这一刻很冷,背后寒毛根根乍起。这感觉是第二次了,可我真的没做,啥有危险的事情啊。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某种,对未来的感应不成?也就是说,我很可能会有麻烦!

    想到这里,凌霄下意识向夭桃靠近几步,姑姑给他的感觉强大且神秘,跟传闻中很不一样,跟在她身边的话,应该能更加安全几分吧。

    不过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不可能,完全遵照个人意志进行。

    因为棋盘虽然就只有一个,但你却不知道,究竟有几个人正坐在旁边落子布局。

    就在秦宇准备抽身退走,等候最后收割,夭桃想着要不要丢掉凌霄的时候,战场中突然杀出一批修行者,直扑西荒修行者而去。

    他们的身份是……碎界散修!

    彼此间气息截然不同,所以只是一眼落下,就可辨识出身份。

    意外,就这么毫无预兆降临。

    这一次包括夭桃在内,凌霄他们所有人都震惊了,心想这是个什么节奏?九先生不是说了,这就是个造假计划,坐实神秘族群与昊阳散修联手一事,强化双方仇恨吗?

    怎么突然间,说好的造假计划就成真了?居然真的有昊阳散修出手,与那一族配合攻击黑暗世界!

    好在,他们总算还记得,自己如今是个群演的事实,强忍着没有露出太过明显的震惊。

    三二七吐出口气,嘴角露出笑容,对夭桃拱手,“桃女小姐,之前是本公子冒犯了,既然散修阵营已经全力出手,我将遵守承诺让你们离开。”

    夭桃余光扫了一眼,此刻神色微僵的凌霄,心想你这个臭小子,运气是真的不错。

    她点点头,道:“既如此,我等告辞了。”转身就走,凌霄等人急忙跟上,他们也是一头雾水,急切需要得到解释。

    脱离了那一族所在,宣纸第一个开口,“桃女姑姑,这到底怎么回事?”

    夭桃回头看了一眼,一锅烂粥般的战场,嘴角勾了一下,缓缓道:“还能怎么回事,很显然这局棋盘里面,还隐藏着另外一个棋手……看这样子,像是要顺势而为,摘掉秦宇养出来的大桃。”

    有人想摘桃!

    最初惊讶后,秦宇脸上浮现阴沉,眼底深处寒意涌动。

    尤其是当他看到,那些冲向西荒修行者的碎界散修们,看似出手极其凌厉,却根本不做纠缠,一路横穿战场,隐隐交织成一张大网前行。

    他们的目标是……李周一!

    这一下,基本可以确定了,对方目的跟他一样,都是想要拿到李周一身上的钥匙。

    火焰山在超爆空间乱流中,想要进入其中,只能依靠双方头顶上那艘船,而开船是需要钥匙的。

    秦宇想搞死西荒跟那一族是事实,但初衷一直都是拿到钥匙,继而收取不灭火,借助大炉之力彻底凝练大道,挽救桃女的生命。

    所以这些人的举动在秦宇看来,就好比他费劲千辛万苦,终于坐到了桌子上,眼瞅着就只等开饭,结果几个人过来,伸手就要把桌子抬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