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章 番外完结

作者:月落轻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封瑾觉得冤枉死了,真的是一把辛酸泪,无处诉说。

    等到两个宝宝会到处爬,封家就更热闹了。

    他们的无良老娘,从来不阻止,只会盘腿坐在沙发上,乐呵呵的看着,时不时还要跟着一起捣乱。

    封少每天下班进家门之前,都要先把门开一条缝,不然后面藏着的小家伙,就得撞头了。

    而他进门之后,往往都是一手抱一个,再把他俩放在沙发上,在每个人的小脸上亲了亲。

    当然也没忘了孩子妈。

    人都说一孕傻三年。

    乔月的孕傻,可不只是傻那么简单,外加易怒,易钻牛角尖。

    这不,顾岚整整一个月没有一丁点消息,电话打不通,国安局的手段也找不到,她就急了。

    带着两个儿子,背上包袱就跑了。

    当然,她也不算完全白目。

    没忘了多带点帮手,主要她一个人搞不定这俩娃。

    阿熊跟张震天都被拖了过来,外加一个临时撞上门的穆白。

    他只是过来例行看看孩子。

    哪知就瞅见她推着婴儿车,车里坐着两个正在吃手的小家伙,就要往外跑。

    坐上飞机之后,穆白越想越不对劲,冷冷的回头看着正打瞌睡的女人。

    本想质问她几句,怀里的小家伙忽然动了动。

    大宝很喜欢穆白,乖乖的坐在他怀里,不吵不闹。

    但是小孩子也没多少耐心,坐了一会,就待不住了,扯着穆白的衣服,在他怀里扭啊扭,想要站起来。

    穆白叹了口气,认命的把他抱起来,让他站在自己腿上,两只小胳膊扒着座椅。

    大宝很喜欢这个姿势,快乐的踩着穆白的腿跳舞。

    乔月本来都要睡着了,被咿咿呀呀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睛,就看见大宝对她咧着嘴笑,下巴上挂着一条长长的银线。

    “儿子,笑什么呢?”乔月凑上去,揉了揉他的小脸。

    大宝更兴奋了,手舞足蹈,“妈……妈u……”

    穆白听着娘俩的声音,心里一阵温暖,不去追根究底,只要感觉自己的心温暖就好。

    飞机降落在国机场,阿熊拖着行李,身上背着,手里拎着,从远处看,就一移动人行袋。

    当天夜里,乔月把孩子丢给两个保镖,背着个黑色包袱,里面装着满满的武器,溜出了酒店。

    其实封瑾在知道她带着孩子上了飞机时,就已经开始部署了。

    就是她住的酒店,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起来。

    从安保公司调来的人,还有小四派出的特工。

    大家都躲在暗处,并将酒店的背景人员,全都查了个底朝天。

    甭管乔月个人能力如何,就是现在多了两个小宝贝,谁敢疏忽?

    真要出了什么问题,被枪毙那都是轻的。

    乔月能不知道吗?

    她当然清楚的知道。

    住进酒店的时候,就发觉暗处躲着不少人。

    就连酒店的服务员,也被换了。

    乔月穿过冷清的街道,掏出随身带着的通迅器,查到顾岚最近一次出现的地方。

    位置有点远,她只能打出租。

    三更半夜,一个穿着黑衣的小姑娘坐车去郊外,怎么看怎么诡异。

    司机是个中年大叔,满脸胡茬子。

    一个劲的透过后视镜瞄她,瞄了一路。

    原本还偷偷摸摸的瞄,直到车子出了市区,也不再掩饰。

    “小姑娘,这么晚了,一个人出门,就不怕遇到坏人?”大叔的声音有些猥琐,虽是英语,但是发音真他妈的难听。

    乔月靠着坐椅,微笑的看着他,“那得看谁才是坏人!”

    大叔愣了下,像是没料想到,她竟连一丝害怕的样子都没有,“呵!看来你的胆子很大……”

    他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就突然没了声音。

    乔月若无其事的摸出腰上的枪,拿在手里把玩。

    卸下子弹,再装上,然后吹了下枪,抬眼瞄了下前面的人,笑容阴测测,“你刚才说什么?”

    大叔被她的笑容吓出了一身冷汗,车子一到地方,等她下车关门,一踩油门就跑了。

    乔月站在阴森森别墅前,说实话,不太想进,跟鬼屋似的,一点人气都没有,尤其是三更半夜,活像拍鬼片。

    顾岚这死丫头,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别墅的大门上了锁,借了一棵树,爬进里面。

    要说她还真是走运,顾岚此刻就在别墅的地下室。

    这栋别墅,从外表看,还以为是个长久不住的空房子。

    实际上,内有乾坤。

    顾岚此刻浑身是血的倒在阴暗的地板上。

    这间牢房,位于别墅地下三层。

    以前是个防空洞,后来被人买下,在地面上修了别墅。

    即便如此狼狈凄惨,顾岚的脸上还是很平静。

    再剧烈的疼痛,她也已经感觉不到了。

    就好像身体跟灵魂,已经完全脱离开。

    无所谓了,再多的酷刑,她也受过,还能怎样?

    一阵皮靴哒哒声由远而近,在这阴暗的地牢内,声音显然尤为阴森惊心。

    顾岚趴在地上,纹丝未动,眼睛盯着那双皮靴。

    “怎么样?没了手指的滋味不怎么好受吧?”男人的脸藏在阴影里,看不真切,声音里的寒意,比这阴森潮湿的牢房,还要让人浑身发冷。

    顾岚慢慢闭上眼睛,除了还有呼吸,她跟死人没什么两样。

    男人并不罢休,抬脚踩在手指断裂处,狠狠的碾压,都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我早跟你说过,不要试图背叛,我最恨背叛的人,你以为我会想让你死吗?错了,我会让你好好的活着,每天切掉一根手指,然后是脚趾,呵呵!”

    乔月躲在暗处,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妈的,这老家伙,真够恶心的。

    这分明就是琨布的老家伙,还真是个变态玩意。

    “谁?”老家伙似是察觉到什么,厉然突然出声。

    乔月一怔,这东西够警觉的。

    看了看四周的建筑,乔月这才不慌不忙的走出来,手上拎着一把重型冲峰枪,弹夹容量一百发。

    顾岚听到乔月的声音,身体一僵,终于睁开眼看向她。

    那满眼的灰败,让乔月心里狠狠一颤。

    能把顾岚折磨成这样,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这几个月的相处,乔月已经将她看的很重,有些感情,是在不知不觉间,慢慢沉淀产生的。

    要不然她吃饱了撑的,跑来救她。

    乔月深吸了一口气,端起枪,“喂!老家伙,虽然这里空间很小,但是用来做你的坟墓,再合适不过!”

    “呵呵!你能找到这儿,能力不差,何不跟着我干,无论是钱还是地位,我都能给你,何必非要救一个废人了!”老头子根本没将她的威胁放在眼里。

    别看他身边没人,四周也是静悄悄的。

    可是整个别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没有他的允许,谁也别想从这里活着出去。

    “少他妈废话,放了顾岚,我可以不杀你。”乔月的手指按在扳机上。

    老头子脸色一变,刚才还笑眯眯的,现在立马换了一张冷脸,“你就不怕,我先杀了她?”

    “呵!那就看看,是你的脚快,还是我的枪快,我保证,你会死在她的前面!”

    酒店里,穆白一整夜都没睡觉。

    那个无良妈妈,把孩子丢给他。

    更可气的是,这俩小子不肯睡在酒店提供的婴儿床上,非得要跟他一起睡酒店的大床。

    可怜他,连翻身都不敢,无论往哪边翻,都怕压到他俩。

    夜里他俩还得喝奶,还得换尿布,真不愧是她生的,贼能折腾。

    等到天快亮时,他困的不行了,刚眯了没一会,他俩就醒了,精神好的不得了,咿咿呀呀的要跟他唠嗑。

    所以当封瑾出现在套间里时,穆白感动的差点哭了。

    把孩子丢给他,爬到隔壁补觉。

    一觉醒来,在酒店餐厅找到父子三人。

    封瑾端着一只小碗,两个宝宝乖乖的坐在婴儿车里。

    一人一口,轮流着喂,和谐的不得了。

    如此出色的父子三人,自然引来不少人的关注。

    谁能想到,这么个型男,当起奶爸,温柔的哄着孩子吃饭,竟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穆白彻底服了,封瑾的这份耐心,他可没有。

    即便有那么一点点,也做不到他这种程度。

    早餐过后没多久,封瑾便接到了医院的电话。

    穆白虽然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什么,但是从封瑾的表情上来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而且很严重。

    电话挂掉,封瑾阴沉着一张脸,说了声走。

    然后一手抱起一个娃,朝酒店门外走去。

    到了门口,已经有车子等在那儿。

    前后一共三辆,穆白注意到,队拿下有秦夏,看来封瑾真把最亲信的人调来了。

    到了医院,一路有人开道。

    在手术室的走廊上,他们看到了乔月。

    那个狼狈的,衣服烂了,头发乱了,身上了沾了血,也不知是她的还是别人的。

    听见动静,她抬起头来。

    穆白吸了口凉气,如果他没看错,这丫头是在哭吗?

    封瑾本来阴沉的脸色,在看到她时,慢慢的消融,慢慢的消失,最后只剩无奈的叹息。

    走到她身边,坐了下去,轻轻揽住她的肩。

    穆白也明白了,看样子顾岚手情况不好。

    即便他没有亲眼看见,也能想像得到。

    能让乔月这样,估计只比死掉好一点点。

    “要不然,我进去看看?”话出来,穆白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他可不可以收回?

    听见他的声音,乔月原本沉寂的眼睛,瞬间有了光亮。

    对啊!她怎么忘了,穆白可比这些国外医生好太多。

    于是,穆白换了衣服,进了手术室。

    看见躺在那儿的顾岚,看完她的初步检查,饶是他,也不禁倒吸了凉气。

    封瑾一直陪着乔月,两个孩子也不放心交给别人,索性开了间病房,让乔月跟孩子进去休息。

    手术持续了五个小时。

    实在是要缝合的地方太多了,要接的位置也太多了。

    十几个医生,十几个护士,忙的脚不沾地,才算将顾岚拼回来。

    一个星期之后,封瑾包了专机,带着他们回国。

    这一趟异国之旅,让乔月尝到了牵挂跟怯懦。

    当被敌人包围,快要面临绝镜时,她第一次尝到了害怕的滋味。

    想到封瑾,想到大宝二宝。

    俩个小家伙还那么小,如果没了母亲,该有多可怜。

    或许,她该收收心,不为自己,为了他们,好好的活着。

    想到这儿,乔月低头亲了亲腻在她怀里的小宝,又转过头去,亲了亲封瑾怀里的大宝,最后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封瑾的唇边。

    封瑾转过头来,两人相视一笑,乔月靠在他的肩上,安心的睡去。

    ------题外话------

    番外实在无能,憋不出来。

    准备开新文,滚回去写古言种田了,现言写腻了……

    ( 37)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